香港人的是非對錯,是徹頭徹尾的人格分裂

人們愛看《水滸傳》,說英雄們是被逼上梁山,對「英雄們」行俠仗義的行為津津樂道,認為是「替天行道、鋤強扶弱」。但同一個人返回現實的香港,又會第一個撲出來譴責雨傘佔領者及反水貨示威人士。那麼,我想問以下問題:你們是否認為「梁山英雄」其實是「搞事」的「暴民」、「山賊」?你是不是認為梁振英好過《水滸傳》中狗官高俅?
香港人的是非對錯,是徹頭徹尾的人格分裂。在腦海中,以為自身的道德標準極高,同情弱勢、聲討強者,動不動譴責「暴力」,上綱上線。反水貨示威者有像武松殺西門慶嗎?為什麼說武松是「義人」,反走私賊的示威者就是「暴力」、「侵犯人權」、「欺凌弱勢」?林沖誤入白虎堂犯了法,戴燿廷肯定說他應該乖乖伏法,彰顯「公民抗命精神」。明明犯的是惡法,大家說「不應該輸掉公民素質」、「不要令極權有拉人的藉口」。
你以爲這個「人格分裂」的現象,只是因為這些人對待小說(幻想)世界和現實世界的準則不同嗎?全錯了!他們是徹頭徹尾的虛偽,昨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就是最佳證明。太陽花學運不是幻想的情節,而是活生生的政治事件吧。泛民和那些港人歌頌台灣人民勇武,但譴責香港抗爭者的衝擊,完全表明了那種對「勇武」和「暴力」的雙重標準。它更說明了一個事實:對香港的泛民和左膠,根本不用理會。

左膠是無法満足的一羣

任何社運行動,一定有人會受到影響。要滿足左膠和泛民政棍那吹毛求疵的那些「抗爭原則」,本身已困難。但要滿足他們那些隨時改變的標準,根本就沒有可能!泛民除了自己以外的團體,有誰他們不會譴責?只要你是在他們招牌以外抗爭,就一定是「太激進」、「分化同路人」、「共產黨最高興」。至於左膠,他們本身就是無法満足的一羣。像弄哭小孩一事為例,那個母親下次再跟你對駡,就算你不還口,小女孩一樣可以哭。但用左膠的偽道德標準,錯的一樣是你。除非香港的抗爭者個個變成啞巴,或變成泛民口中的「和理非非」,左膠泛民可以說你做什麼都影響他人,都是錯!

因為真正的抗爭者,不可以由假抗爭者定下遊戲規則。抗爭者批評港共政府,被人問「為什麼不勇武,只説不做?」抗爭者出來行動,又被質問「為什麼不交待所有行動目的,不做好PR?」蒙面的,被質疑是「鬼」。不蒙面的,被人說是分裂「大台」或削弱抗爭力量的內奸。說論述的,又被抹黑是想出戰選舉。
記得那個兩個人騎驢子的寓言故事嗎?兩個人騎驢子入城,被人說是虐待驢子。只一個人騎的話,人們又譴責騎驢子的,說他克薄那個步行的人。大家一起步行,就兩個人都被說是愚蠢。泛民左膠,就是這些標榜自己「大仁」、「大勇」、「大智」的道德塔利班。但現實中,他們其實什麼都不是。這些什麼實事都不做的人,又有什麼資格為真正的抗爭者定下規則?

所以真正的抗爭者,必須要為自己定下遊戲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