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政治巨人李光耀病逝,鋪天蓋地的重點報道,讓人不主動去看新聞的話,彷彿今天就只有這麼一單新聞,像是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例如去獅子山行山失蹤的婦人被發現吊頸亡,有多少人理會呢?

新聞已經不是新聞,只要缺乏話題、討論性,就不值得放大,沒錯,傳媒是一門生意,但是當我們見到過往不少報章的頭版都是亂來的時候,就不得不感歎傳媒人,尤其是新聞界到底還有沒有劉進圖這一類人物?

我對於李光耀的離世,沒有什麼感覺,歷史上徒添他逝世的年份;一來我不是新加坡人;二來我對他的政績沒什麼了解──就是充分了解,也只會覺得一號人物從此與世長辭,真的歲月不饒人啊,諸如之類的;三來與香港本身關係不大,但也不完全沒有關係,雖然新加坡的管治早就由李顯龍接手了。

昔日茶餘飯後講三跑,今日已經跑去講李光耀了,慣性失憶是香港人的通病,健忘發作,年復年,日復日的被人宰割,但香港人彷彿吃下了強力麻醉藥,一點痛感都沒有,除了偶有的痕癢,就什麼都沒有了,不知道是被掏空,還是本來內裡已經空洞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