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早上醒來,都有一個原因將睡眼矇鬆、懶洋洋的我推下床,那個原因就是返工;還是學生的話,當然是返學吧,雖然那時候常常走堂,寧願睡晚一點。假如沒有特別事情、沒有責任要負的話,睡到正午再起來也未為遲。

可是當我看到車上的人都倒頭大睡,一臉倦容,不禁想,到底每日密匝匝如蟻排兵所為何事?為了糊口而付出勞力,這是合理的事,但是為什麼每個人好像每天都睡得不夠的呢?

出門有很多交通工具,像是鐵路、巴士,任君選擇,但隨著年月過去,不知道為什麼同一個時段,過去的歲月時車廂尚算寬鬆,現在卻無法不得不與他人有肌膚之親。擠在車廂裡,那局促的空氣越發分得稀薄,越發覺得混濁,讓人窒息。到底何故越來越擠逼呢,香港這地方是不是已經飽和呢?政府卻依舊容許大陸移民,是想將本地人趕出原居地的策略。

除了車內眾生相,車外的景況也勾起我的思緒,行人匆匆的腳步、車水馬龍、堵塞不通的馬路,車輛都緩緩向前慢駛,這地方太細了,根本容不下那麼多人和車,可是我們卻依然接受:這就是日常生活啊。麻木、無知、不加改變,就這樣接受了既定事實,我到這刻才知道,原來這世界那麼多宿命論者啊!

可是我不信命運既定這一事實,思緒遊於無極,神魂出於無極之外,逍遙遊是也。肉身無時無刻都是被拘束、眾禁於天地間,但我慶幸心靈自由,思想、言論依舊如我,這才是真正自由的意義。而我將繼續挾自由之翼翱翔天際,飛出原有軌道,與命運一同繪畫屬於我的縱錯交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