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環工作,好處是和以前在中學唸書伙伴們很近,每日外出午飯總是碰到一個半個。

時光飛逝,很多朋友一轉眼已經闊別十年,有些成為了會計師、銀行家、工程師、程式員、有人在政府裡當官、有人自己搞生意,眾多人之中,大概算是我最不爭氣,沒有成為什麼專業人士,只是個小小的marketing人,剛剛轉職現在連經理的職銜也保不住,還真是有點失敗,但是,看到他們風光,我還是由心底為他們高興,因為他們曾經是陪伴我奮戰會考、高考的好朋友。

早兩天遇到中學時候的一個同學。怎麼說起呢?我想每間中學裡也會有一個讀書成績出類拔萃、體育運動非凡的男神級帥哥兼學生領袖,我的學校裡也一樣,呃… 我不是說我自己,首先,我的讀書成績絕對是一般,我還記得中五的時候,我的班主任還是很擔心我會考不及格,而體育… 算了… 那時候我絕對是個體育白癡,籃球足球沒有一樣是懂的。(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懂得打籃球…)

說遠了,總之,我這個超男神級的同學,是我在校內的好朋友,當然,面對如此優秀的男人,我說我不心動也是騙人,但是學生時代倒是很清澀,能夠在一起上學、放學後一起唸書溫習、搞學會、晚飯,那時候那有什麼餐廳不餐廳,兩三個書友眾在一起吃個杯麵,然後又再繼續啃書,已經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就是這樣,我們在一起奮鬥了三年,他是我的目標,也是我崇拜和傾慕的對象,更是我的好拍檔。在籌備學會活動時,我會指揮他的工作,學習時我又總是向他請教,我羨慕他運動的天賦,他欣賞我音樂的才華,天冷了,我把我的雪褸的羽絨夾層拆出來給他穿,而我只穿外套,一件褸兩份穿,大概現在也找不到這樣的老友了吧?我們有時候會在一起談論將來,我還記得那個星夜,我們在操場上兩個人空談著理想,他說希望要在大學時唸會計,然後當個會計師,改善家人的生活。至於我嘛… 中產家庭出身的我,爸爸那時候船也有兩隻,我說要改善家境大概也是個笑話,我只是希望隨遇而安,當個好人,最好的話,能夠當個教師,回母校任教。

隨著中學畢業,他到了科大,而我卻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讀了港大,放榜後我倒是難過了好一會。

時日如飛,我們自此沒有怎麼的聯絡,畢竟大家有各自的生活,也有各自的忙碌,八年後的這天,我們再次在中環相遇,我和他迎面走過,他黑西裝畢挺,而我也是穿著一套啡色大格仔西裝馬甲,倒是有點流裡流氣。

「_ _!」我叫了他的中文全名。

「_ _!」他大概很久沒被人叫過全名,一時沒反應過來,頓了頓,望了我一眼又叫了我的全名。(呃… 是的,我和他的全名都是只有兩個字,我的真名,說真的,很有型,別人總是以為這是筆名)

匆匆數句,才知道原來他當了幾年會計師,然後又轉到一間很有力量的半政府機構工作,

正當我高興地拍他肩膀,像八年前友好那樣跟他說:「那很厲害啊!」的時候,不知怎的,我看到了他一個苦澀而無奈的笑容。

畢竟,我也不是當年那個十六歲的小伙子,這些年從商的經驗,讓我學會了觀人於微,而且,這曾經是我的最好朋友,他的一喜一怒,一顰一笑根本逃不出我的眼睛,我也識趣地跟他說了聲趕時間回公司,就拜別了。

我看看他,惜日的男神早已發福不少,眼裡的神采和信任的笑容都消失的無影無蹤,歲月不饒人,我明白,但是也不用那麼的殘酷吧?眼前的他,變得和中環裡隨便的一個西裝友沒有兩樣,後來和其他朋友打聽過,原來他的機構工時長,壓力也很大,晉升的機會少,以他的年資頂多只能拿到一個下層的位置,大概每天都是處於捱打的狀態。

這刻,我終於知道,在這八年來,我是第一次勝過他了,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了。

在此,我衷心祝你幸福,並且找到屬於你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