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上的?」升降機外的婦人問。

「不是。」我搖搖頭回答。

升降機門閉上。我的疑問卻敲起門來。

我家的單位在頂樓。天台不屬於任何一個業主的。我嘗試找過路上天台,卻找不到。最後,我放棄尋找,反正那是誠哥的東西,不關我事,也無法關我事。

好像扯得有點遠。總而言之,就是頂樓的升降樓按鈕只是向下,反正也沒有上層了。小時候,我有想過到底是不是只有自己住的這層按鈕只有向下。當時我有找出答案,但我現在忘了。

回到婦人的問題,升降機是否上的。她要到上面的樓層做什麼呢?探人?

我住了這裏十多年了,永遠升降機升上只是回家,向下是出去。

別說是同一「樓」簷下,甚至隔籬鄰舍,我們見到面也不看打個招呼。

明明住得這麼近,實際上卻那樣疏遠。

婦人這個奇怪的詢問,卻喚起我想我們和鄰居的關係。

她要向上,也就是說樓上有她想探的人。我主觀地這樣認為,同時也想,她有這樣的睦鄰關係,真好。

上完學回家,好奇心驅使我找回我忘記了的答案。到底其他層數的升降機按鈕是否有上有下?

答案是沒有。

答案是除了大堂,所有樓層都是只有下的按鈕,沒有上的。

那一下,我很失望,心淡。

是不是根本打從一開始,建築、設計的時候就想,現代人無需上非自己的數層。因此,升降機並不要回家以外的向上。我們只是活於自己的單位裏,其他的不會和我們扯上關係。

知道這個答案之後,我更希望婦人真的是向上,探望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