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整個早上、下午,一堆人瘋傳梁齊昕被虐待的「新聞」,今日蘋果日報也以此為頭條,事實上,家暴或欺虐事件只出現在她身上嗎?就像之前大陸小女孩哭到變成新聞,但更多香港人的眼淚誰來關注?在抗爭中流血流淚的為什麼沒有得到關注,還要被指責廢青、抵死呢?

這背後揭示了什麼?就是香港人偽善、佔據道德高地卻失德的事實。伊斯蘭國殺人、南亞海嘯、中國、台灣、日本地震,很多人覺得不舒服,為此傷心、婉惜,甚至《查理周刊》編輯部被襲死了人,香港人都高呼:「我是查理」;卻對本土的事充耳不聞,所以哪人虐兒、哪人結婚、哪人離婚,有沒有外遇,這些就是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至於繞過立法會,撥出的一千四百億,就在大家關心那個用納稅人金錢買手袋、對香港人惡言相向的梁齊昕的時候,靜靜地運送到殘民自肥的高官手裡。

機場第三條跑道,已有多方學者、專家論證是不必要的勞民傷財之舉,在此我不獻醜了,更有人計了一條數,政府所謂的財政儲備,都浪費在不必要、超支嚴重的工程上,這些耗財金錢之舉用意都是向大陸獻媚,卻從來沒有用過一分一毫在香港人身上,這不是二度殖民又是什麼呢?

很多時候,政府都慣用聲東擊西的技倆,你以為梁齊昕是友嗎?她其實也是敵人,只是經過偽裝而已。就在我們被敵人愚弄、未清醒之時,這地方已經埋藏、通過了很多陰謀、方案。可是,就算我們知道了,又可以做什麼呢?這世界太多叫不醒的裝睡者,也太多岸貌道然的假道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