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目前情況看,反水貨客行動會不會減少?

我看暫時都不會減少,應該會繼續,亦將會有更多。

香港人的本質是重利。

大家都記掛著錢,利益,習慣了亦被社會教育成利益導向的思維。

市民在學校被教育的道德,總是被社會上的林林總總利益主導思想強制壓逼下,漸漸發覺到兩者有矛盾,生活逼人,最後就開始放棄學校所教導的。

「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自己的死活才是頭等大事。

意志堅強者不多,大眾都是思想上的弱者。「揸緊自己嘅中指」不重要,不值錢,不能生存。例如你看看香港的IT業不被尊重的程度就明了。

政府先作出一連串措施,企業老闆發覺政府在做,亦覺有利可圖,亦跟著做。打工仔生活逼人,逼著頂爛市,做牛做馬。

「施教者」教出一群跟自己有相同價值的人。形成今日道德只是口頭說說,不值錢,表面正義,內裡自私的一個社會。

本土意識是一種自私意識,優先,即是先照顧本地人。

大眾多年來受著「自私的社會」教育,自己的權利和利益被剝削,這種教育令各人有一種自然的反應就是想拿回自己應得的。

泛民推廣民主時,提倡人人平等。本土意識,也是人人平等,不過是本土內的「人人」。

本土想法或者長遠是不好的,因為這是鬥爭甚至戰鬥的引爆器。但在現在香港的政經局勢,加上市民被教育出的「成果」,無可奈何而陰差陽錯地混合成一種保護香港價值的力量。

在這個角度看,就會看見面前所見的暴力又或者和平的反水貨客行動,都是一種常人反應,必然發生的事。

水貨客阻礙港人,利益受損,就自然想反擊。

各家受影響的商戶和市民,一直不去發聲,他們敢怒不敢言,亦希望有人先站出來維護自己利益,這合乎自私、先保護自身利益的想法。

而現在有群人為他們出頭,無論他們是被人控制還是自發,有人維護他們利益,他們就會支持,而且會紛紛將自己一直以來被壓逼的情緒和訴求釋放出來,甚至加入反水貨的行列。這個連鎖效應一旦開始,直至整個水貨客問題解決前是沒有辦法停止。這是政府政策和做法導致的結果,亦只有政府可以解決。

利益至上,道德就自然變成一種阻礙。大家會告訴覺得反水貨行動暴力的人,「你站在我角色你才會知道我被水貨客害得有多慘。」

政府和社會不停教育著力量至上的原則,弱肉強食。資本社會的應有道德沒有被普及。

無論泛民,或者政府,都長期隱約或者公然宣傳一種訊息就是「中共或政府勢大,市民沒有力量,不能與之硬拼,否則必死無疑。」

水貨客問題是政府政策和做法導致的結果,亦只有政府有資源同能力可以解決。

政府不去根本解決水貨客問題,那人們的憤怒需要有一個流走的方向。當大家都認同,連本土派自己都暗地裡認同自己現在沒有辦法對抗比自己強大的政府時,大家就會將憤怒轉移向比自己弱的對手。既然打不贏大的,就去打細的。

對於這一點,以反水貨的行為逼使政府和中共正視是合理的。(而且近來實質漸見成效。)

甚至對於泛民和本土派間的對罵,都只是大家在無力時互相向「覺得比自己弱的對手」攻擊而已。泛民罵本土搞局引中共領軍入主,本土罵泛民十幾年一無是處左膠阻行動。明明兩派都只是做著覺得自己能做的事。

因為這只是個社會常態。

政府和社會教出一群利益為先漠視道德的人,就自然要去承受利益為先漠視道德的代價。

現在利益至上的思維成為一種社會的既定規則,以道德去打破不是不可能,而是先成為了一種阻礙,之後成為互相阻礙大家的一種情況。

本土派指罵泛民偽善。泛民指罵本土暴力。

甚至中共跟本不能夠用任何的措施去帶領國家改變,因為一旦改變就會牽動整個利益集團。就算我當習近平真的想改變,亦都只會像鄧小平去改革一樣,失敗告終。

雙方壓根兒都只是以利益 (成功率、貪婪等等)去看問題去計算,而不是宗旨, 道德 (無論雞蛋做的是什麼,因為雞蛋是弱者,所以一定會站在雞蛋一方)去看問題。

而這種每個人的利益為上,形成一個又一個的惡性循環。

道德,只是被利用的工具。本土派利用得露骨。泛民一樣在利用道德,但只在反罵本土用得露骨和不合大愛。

真正的道德能在這個體制下變得美麗,因為做得人很少。美麗,但扭轉不到大局。因為只要利益為上的火焰一直存在,道德是很難植根的。道德應該在我們的傳統上流傳,成為一種「必然」才有作用。而不是一種用完即棄的心理準備。

簡單些,要讓道德成為每一個人的風骨。老土點說,就是不為五斗米而折腰的情操。

就好像佔領時的互相幫助,中年人在佔領區所看見香港以前的互助互愛守望相助的道德氛圍,佔領過後有沒有帶入我們的生活,令港人的道德觀改變?沒有。至少到現在連雞蛋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有些反水貨客暴力的人說著雞蛋只要指罵途人、小朋友就會變成有力量的惡人,高牆化。

暴力的雞蛋就會變成高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會有「我們力量不夠,不能撼動政府」的成功率計算?

By the way,如果港人和中國人一路走來都是以道德為宗旨為體用,有犧牲精神,有同理心,政府和各位老闆都愛市民,愛職員如子,甚至每一個人也可以為了其他香港人的福祉賺少一些。那這種泛民和政府所批評的暴力反水貨客行為就不會出現。更加不會有現在大大少少的遊行示威和他們口中的暴民。而且會相反地大家會因而共富共榮。

反水貨客行動,是港人利益至上的反映,因為利益受創,要保護自己利益,無法向上爭取,唯有向下爭取。以前種下的利益思想,現在在反水貨客行動上結果。

無論泛民怎樣罵,本土有沒有鼓吹,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但不等於道德不需要繼續宣傳推廣。我們會因為政經動盪下,甚至是毀滅後,需要求得一條共存的真理,港人會看見一幕幕利益帶來的痛苦,漸漸會反思道德的強烈重要性。革固鼎新。狠狠地以力量毀掉一切舊制後,軟性的道德才能成為建立社會的重心。當到時只有政府一個沒有道德,而所有港人都掌握道德,其時才是真正的以和理非撼動政府的時候。馬丁路德金以和平改變國家的情況才有機會實現。

在這一日出來之前,我只希望泛民和本土,可以好好思考對方的存在,必然和正當的意義。

我們每一個港人,都要為一直以來的道德缺憾承擔負任和付出代價,並靜靜地看著「常態」發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