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因為返工,時間過得飛快,忽然間星期三,突然間就星期五,心想,終於放假了,從來沒留意日期的我,被臉書上友人提及到白色情人節,心裡一沉,又揭開那一直埋藏的記憶。

一覺醒來,迷迷糊糊的,看著電話熒幕上寫著2015年3月14日,是的,這樣就四年了。其實感覺已經褪下去,倒帶片段也是色彩燦爛的,殘餘的只是無謂的留戀。

算了吧!我跟自己說。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可是,上天好像確實有通感般,隨人心情變化。甫到街上,極目遠眺,蒼然肅穆,都是一片灰沉沉,好重好重,壓到我不能呼吸,不期然地想起,當初每經過西鐵站都快要窒息,熬不下去的感覺。那是她跟我,最後見面與分別的地方。

如我的情緒,潛藏暗湧,不知道什麼時候,天要下起雨來,正當往事逐漸浮面,耳邊彷彿響起淅瀝淅瀝的雨聲,然後我又置身於高考中文口試的報到室內。

座位空著很多,放下袋子隨即解手去,再回去的時候,每人旁邊都懸空的,唯獨我預留的位置旁邊,坐著一個清秀脫俗的女孩,氣質閒雅,儀態萬千。

不知道為什麼選擇了我,但我猶記得那一段曖昧很甜蜜,很開心,那是初戀的味道,至今仍難以割捨的。她的一顰一笑,都那麼的迷人眼。她以才華牢牢縛著我的心,無論畫藝、音律,諸樣都精,相比起她,我簡直是個草包。

沒有戀愛,因為我怕,我自卑,縱使她多麼懂得「主動的被動」,我還是沒幸牽著她纖纖玉手,沒幸淺嘗櫻唇,發乎情,止乎禮,或許這樣更好。

然後她倩影一轉,長髮飄飄,與一直未斬斷紅線的前度復合,也就自那時起,我只得遠觀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有什麼法子呢?

我是一個懦夫。

那時候還是個傻小子,連到旺角都會迷路。至今,還是一個傻小子;那個男人呢,卻是事業有成,能伴在有落地玻璃的房間,觀看著維港兩岸的煙花,兩口子幸福滿瀉。

不是要說些什麼。

這無謂的文章,只是無謂的留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