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兩個字,一橫一直,企定俾人拉就訓低,迫到政府取消一簽多行先係大晒。

昔日光復行動,自三月開始轉型,由知名人士呼召行動,以至素人掌權,離散起義,召集方式雖然不同,但是目的一致:打擊走私,驅除狂蝗,取消一簽多行,推廣中港分隔。昔日行動者,對準走私(請以後直稱水貨為走私)者、中國遊客,主動狙擊,或有路過市民或走私商人主動唾罵,引起激烈衝突。自細路女嚎哭一事開始,大家集中討論光復的界外效應,甚至反思日後行動方式或選擇放棄光復。政府高官、土共打手、泛民議員再一次站在高牆讉責示威素人。香港電台和商台節目更多次邀請黃洋達、Ray Wong 、鄭松泰等知名社運人士上前解說,時有火花。眾人的態度趨向兩極,只有支持和反對繼續光復。光復能否繼續,需要繼續勇武抗爭,已不是重點。最重要是成果。

論成果,即是抗爭達到長短期目的。光復行動的長期目標,眾人皆知,但港共政府就是自閹主權,永遠等待中共說取消或改善一簽多行,CY 就要取消或改善一簽多行。從這一根本點上,數次光復的進擊行為不能驅使政府一步到位,即日解決問題。走私背後,除了涉及貪污權鬥,更是中國地下經濟活動如黑錢、逃稅、移民的一大收入來源。即使取消一簽多行,以中國人善走法律漏洞和私相授受的本性,總不能圓滿解決蝗禍。所以,義士要先達成短期目標:喝止中國遊客來港,斬斷人民幣到港兌換。光復行動跟其他行動或工作頂目一樣,皆需要 Milestone 做定期目標,訂下進度和進攻地點。籌謀方面,只要大概就好,其他即場發揮。當然,跟行山一樣,需要知道街巷路線和乘車地方。不過,如果開會準備時間太多,會使人急於追求共識,形成小圈子大台,大大減低參與意欲。不管背後分工如何,達到成果,吸引記者到訪,不是接受採訪,就好了。

籌謀試行方面,有人會質疑行動細節是否暴力非理性。其實,討論一個行動暴力與否,只是雞同鴨講,從無答案。暴力與否,是一個主觀判斷。你對暴力的判斷同我對暴力的判斷,源於大家背後既思維論述。既然大家所經所學有所不同,判斷一個行動暴力與聞就有不同。

【自由風自由Phone@20150312】陳偉業、黃洋達激辯暴力定義  直播室內「動手」

正如片中描述,拍一下膊頭,打一下木枱是否暴力,就是各有各描述,最終走向 Normative Analysis ,得不出任何結論,而且浪費時間。相反,行動帶出來嘅結果,就是事實全貌。正如光復後少人來到商場,街巷少人拖篋,就是事實。事實全貌,不能騙人,一就一,二就二。行動討論焦點如果重回成效,依照事實、經驗、知識、邏輯,去導出一個 refutable implications,所有的抗爭論述才有討論空間。即使你話光復暴力又如何?你就是白白坐在寧靜的街道大鳴大放,正在享受光復成果。更何況,北京官員放風話要考慮優化或取消一簽多行,態度不亢不卑。左翼人士口說包容又如何?要不是素人前仆後繼光復,你會有安靜巴士、地鐵坐嗎?

再推進一些,拍一拍,指一指別人身體,甚至你的存在,都可以視為暴力。你的存在,靜止與否,必然影響萬物循環和交流反饋。Butterfly effect 都說明一個小小動作會影響整個社會的輿論導向和思想發展。日後光復行動,只會愈趨激進,更易衍生更多界外效應 Externalities,引發一連串做戲抹黑,甚至嚎哭嚇呆的事件。示威義士應該要即時判斷,小心觀察四周的便衣和肇事人士。日後的輿論如何拆解,還需大家以事論事,或沉默不回。如果最後光復嘅結果可以共享社會寧靜,回復香港舊有的生態和秩序,又如必拘泥一個行動是否暴力或激進呢?如果大家仍然討論整喊細路,或未見實際成效則改用溫和手段,不管有心或無意,你也是破壞整個光復行動和輿論。因為,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就是香港的天理人道,更是世界的天理人道。任何人沒有付出就想享受成功爭取果實,而且反對昔日抗爭的素人、思維、和行動,是違反天理人道,必遭天讉。

討論光復行動,雖然難以說清暴力與否,倒不如討論成效,反問自己的付出有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社會有沒有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