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家純問,年輕人不信任國家為什麼居住在香港?那麼筆者可以反問他,你信任國家為什麼不住在大陸?信不信任國家,和居不居住在香港沒有必然關係,但我還是解答一下他的疑問吧。我住在香港是因為我生於斯,長於斯,這地方是我的根,孕育我出來的家;年青人不選擇拍下籮柚走咗去,是因為愛香港,對這個地方有承擔,而不像這些離地的老屎忽只懂指手劃腳,說出毫無承擔的說話。

在傳統主流媒體的粉飾下,在愈益見到砌詞狡辯的「代議猿」無論擦鞋也好,為私利也好,愈見這社會的腐朽不堪;所以年青一代更要出來爭取自己的利益,上一代捱完了,上了岸了,拆了渡頭,滅了舟楫,不許他人動搖自己利益,加以冷嘲熱諷:你們都是徒勞無功,乖乖在海上為我賣命,在蟹工船上死去好了。

在各方面的壓迫、剝削底下,蘊釀出本土意識,這種思潮無可遏止,只會越演越大,為什麼年青人不認同國家?這個國家值得人認同,有歸屬感自然受萬人愛戴,正如你在一所公司上班,那公司刻薄涼毒,你做了十年,表現良好,沒有升職加薪,也沒有任何福利,甚至被降職了;反觀新來的同事,什麼都不懂做,所有事務都是經你手處理的,他卻可享有全天候三百六十五天年假,什麼都有津貼,薪水比你還高,你還會忍下去嗎?

倡議要辦國民教育,要認識和認同國家,這等同剝奪個人獨立思考的能力,我認識了國家之後,就更加明白國家得位不正,如同司馬氏篡去魏朝一樣,壞事做盡,那麼我為什麼要認同這樣一個國家?就算你隱惡揚善,也是乏善可陳的。

愛一個人,你不會任由他錯下去,在適當時候會指罵、提醒他,忠言終究是逆耳的,可能坦誠相待,最終導致分手離婚,這是個人選擇,與人無尤;但國家如此龐大體系,不識自省,消滅言論,堵塞言路,這樣的國家會長久嗎?

這個時代,是瘋狂、荒謬極了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