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香港有好多人係堅有同情心,見到個細路女喊會覺得好難受,不過我想問有邊個做人老母嘅會帶埋個女街度同人炒晒大鑊呢?會嘅唔該舉舉手。(其實我仲係唔明點解要用個箧裝書仲打開俾人睇)

人有同理心係好事,不過我唔認同同理心要擴大至包容入侵者,賊都要當過門客我真係唔得掂。大家亦要小心同理心俾人煽動誤導,依家傳媒嘅功能已經變成製做偏向景象機器,同政棍合作宣傳一啲都唔出奇。上幾個月先有政黨傳媒渲染佔領者為紅衛兵,上綱上線,今次就有傳媒政黨對反水貨客人士作出類似言論,分別只係人唔同咗。例如之前有建制派話佔領者暴力,今次有陳偉業見到示威者追打老弱,情況非常類近。我一向認為要保持獨立思考,唔係人講就信,亦都唔認同盲從意見領袖或者政黨意見。

我喺度唔係講話出師有名就可以做乜都得,我唔會認同一種合理化自己所有行為嘅思想,我相信情況會變成類似權力令人腐化,我會贊成錯要認,不過要記住唔可以因為反對言論而處處限制自己。

我仍然支持各有各做,仍然認為見到有人用自己唔認同嘅方法抗爭甚至只要立場唔同就覺得人地做咩都錯嘅態度好有問題,不論左右翼人士。

光復行動叫做初見成效,依家都叫做俾到啲壓力政府,走私賊都開始知道佢地走私唔係次次都可以大搖大擺先。不過行動成本都唔輕,但係方法嘅野係可以改進,睇住結果去改進係必需。

有人話光復行動會失中間派支持,咁爭取支持係睇方法定睇成效呢?

七十幾日嘅佔領,無可否認開頭係爭取到人支持,到最後剩低幾百人,到底有幾多人係心灰離場?有幾多人因為見唔到任何成果而心灰?唔通走嘅人係因為有人打爛度玻璃門而被嚇走?成果對爭取支持好重要。

對於覺得要對準政權嘅抗爭者我唔會有任何異議,更加唔會出言阻止。

(以上抗爭者絕不包括賣港政棍或篤灰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