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梁國雄」,相信這個名字沒有讀者是不認識的,他曾經抬棺材、燒車胎,曾經是一位托洛斯基主義者,當選成為立法會議員後是第一個掀起稍為激進的議會抗爭的人。但是看見今天尊貴的梁國雄議員,觀乎他的言行,我們也只能搖頭嘆息,筆者也不禁說一句:毛哥,不如早d退休啦!

長毛的議會抗爭,曾經也令人覺得這個廢了武功的立法會還可救藥,不斷辱罵官員、對特首投擲物品、和蔣元秋對罵,更加連續幾年在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案時拉布,也算是一個能為無權的市民發聲的民意代表。但是他的抗爭方式已經淪為「做騷」,每一次特首來到立法會也是投擲東西然後即被主席「梁國雄議員,立即離開會議廳」的被趕出會議廳,即使在大會沒被趕走而在立法會對狗官們大聲疾呼,請問意義何在?對整個港共政府根本秋毫無犯,689特首以及主要官員還要繼續譴責你的議會抗爭和拉布…...啊,談起拉布,拉布也逐漸變成「鳩拉」、「膠化」,每年在財政預算案拉布以「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但是最後也被主席利用《議事規則》第92條「剪布」,然後現在把「點人數」作為「拉布」的方法之一,也是作為議會不合作運動的手段之一,但這是癱瘓議會運作,並不是癱瘓政府施政,你是同時把議員議案也拖垮了,同時這根本對政府沒有任何傷害,也沒有令政改有任何改變。那麼你還搞這麼多抗爭,除了「做騷」外還有什麼意義?

曾幾何時,長毛是一名街頭鬥士,每逢有中共官員訪港,他跟四五行動都會抬棺材、燒車胎,對中共的奴才大聲疾呼,同時也曾因藐視立法會和科學館那次衝擊遞補機制論壇而坐牢,即使進入立法會這個建制內,他也堅持議會內外抗爭,可真是一個典範。但是今天長毛在抗爭的態度和行動上根本和那群「和理非」的泛民主派幾乎沒有分別,首先作為激進派議員的梁國雄居然譴責上星期日在屯門的反水貨遊行中部分人的激進行為,然後在雨傘革命的時候完全是失分,首先阻止在場示威者堵塞特首辦外的龍和道以及阻止升級,同時也多次為學聯保駕護航,不停指出要有「領導」去延續整場運動,並支持學聯搶回旺角佔領區的主導權和話語權,是完完全全的反革命和出賣群眾的行為,亦顯得你和學聯是跟那些政客毫無分別的。與此同時,作為社民連的「毛主席」,卻多返不辨是非的包庇其黨員的無恥之舉,例如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利用旗下網台「香港花生」出賣抗爭者,令只是以記者身份在立法會採訪的《本土新聞》總編輯兼網台MyRadio台長梁錦祥被警方拘捕;更重要的是,尊貴的梁國雄議員作為一個政治光譜上的左派,居然可以接受大右派的壹傳媒創辦人兼泛民主派金主黎智英的100萬政治捐獻。全部加在一起來說,這根本不是香港市民所認識的長毛梁國雄,即使不同意比你較激進的抗爭者的行為,你也不可以公開譴責和在抗爭者背後開槍,這是完全沒有抗爭者道德的梁國雄議員才會做的,現在的你和不敢抗爭的泛民主派是猶如用同一鼻子呼吸的!

還有的是,長毛也曾經被其他泛民主派批評其行為激進,而在2010年五區公投和政改表決的時候,民主黨元老司徒華曾經批評梁國雄以及社民連為了搶光環而攻擊同路人(當時民主黨已經進入中聯辦和共產黨密室談判),而長毛對此則在政改表決發言時指司徒華「癌上腦」,結果引來一眾泛民主派批評。但是反觀今天,你的所作所為和司徒華所做的又有何分別?不但顛倒邏輯,而且更顯得你潑婦罵街。例如在自己的網台節目中批評陳雲只懂得在Facebook做「鍵盤戰士」,同時也對立場較激進的示威者以及批評他們的人大聲疾呼,但是如果你細心聽聽他的節目,是完全沒有邏輯和理據的,真的枉你在閒時讀這麼多的書,當香港還出現這般不辨是非的政治領袖,有沒有人可以告訴筆者:香港還有出路嗎?

總的來說,尊貴的梁議員,趁還有人記得你的時候,退休吧!或許這樣做,你才不會像民主黨那群人般臭名昭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