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c

無論你是否在人群中發出震撼性的聲音,那都稱之為吶喊。提起吶喊,我就想起魯迅的《吶喊》,又或那幅名畫《吶喊》。然而,現在的《吶喊》,卻不是那幅扭曲,擘大個口得個窿的畫,而是著暖調色,顏色繽紛、在觀塘後街的《吶喊》。

不是行內人看不懂這幅畫作?不要緊,畫家或政府,總會貼心的想出各種堂皇理由,向你解釋一番的。什麼,你也是藝術家?做人要創新點,打破框框,不能總停滯於抽象派,寫實派啊什麼什麼派別主義之類的,這幅畫根本就呈現了「後現代割裂上色模糊印象抽象寫實無定向天然新中國」主義,什麼事情都要向前走嘛,你以為你畫得很好嗎?這可是花了鉅款,數以十萬計的金錢畫成的!總之價錢高,質素一定好!

是不是因為沒邀請你畫畫,你賺不了這筆錢,所以心裡酸溜溜,才惡意抨擊這偉大的畫作?這畫作極具創新意義,為舊區重建的觀塘帶來新的氣象,要不是,怎麼會叫吶喊呢?你明不明白振臂疾呼的意義何在啊?

好了,你說誰人都畫得出這作品,如果交到你手上,你能畫出這質素嗎?什麼,這是小孩子的畫作?你知不知道畫家花了一輩子學畫畫,到頭來卻無法學到小孩子的畫作那麼自然,那麼「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由「童心」畫出來的畫作,才是藝術的極致啊。

錢不值得這樣花?各花入各眼啦,梁匪覺得值得就可以了,反正納稅人的錢都是給齊陰買包包的,搞啲文藝嘢已經物超所值啦,香港人,不要強求太多啦,乖乖工作去,去去去,不要煩到人就最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