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嶺南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圖片:嶺南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如無意外,嶺南大學退聯公投即將結束;學生會說「別讓嶺南成為孤島」,有人卻早早不惜將民主牆上退聯的海報文宣全然撕下來。像是我這種不是嶺大生的花生友,看到這種手段,只能對學聯的支持者嘆息。換屆之後的嶺大學生會,貫徹始終反對退聯,還說「讓我們一同改革」,想讓各大學生繼續被左膠盤踞的學聯騎劫掉。

說起嶺南大學,筆者還算是有點淵源:筆者就讀學校的學校管理委員會成員之一陳清僑博士,正是嶺南大學的協理副校長(學術)兼教務長[1]。記得某次學校頒獎典禮,他前來我校講解「博雅教育」,最強調的是公民意識、獨立思考。讓我引用陳博士於年初刊於明報的文章中幾句話:

……即如明知大事不妙,卻仍要綑綁一起,吞下假藥,去面對當前逆境;這樣,病不但不會好,只徒增病人的種種幻覺,以為漸入佳境。殊不知,倘若人人都甘願任由病情惡化而不去對症下藥,其後果堪虞,不在話下。」[2]

學聯正正如是。承諾改革,會否彈票,現階段根本說不清;也許直接將之類比成「假藥」,甚為不妥;但是,有些人[3]如斯害怕,用其龐大的資源,也用Whatsapp攻勢把「別讓嶺南成為孤島」的愚民message廣傳;相比之下,退聯聲音顯得甚為渺小。讓我們看看現屆嶺南學生會外務秘書Louis[4]在facebook說些什麼:

以往的學聯,關注的不只是中國和香港,很多時還關注世界所發生的事,只有擺脫大國,脫離殖民尾巴,建立宏大的世畀觀,才能使我們真正做到獨立自主……學聯本身並不存在太大問題,存在的問題,也是正在改進的,希望各位能給予機會我們改革。」[5]

給予機會?想問誠意何在呢?現在學聯自身連改革方向都沒有,更遑論甚麼方案,一張毫無信譽的商號給予的藥,直到藥力發作之前都不會知道是否真的良方。即使開放整個藥房讓同學自己照單執藥,誰知曉內藥房會不會全是假藥呢?說穿了,學聯不過想要拖延時間,好讓問題丟淡;而藥房內的藥,其實全部都不過是安慰劑。

學聯擁有龐大資源、與其他政治組織關係密切,卻是代表著八大院校的學生。單單於雨傘革命期間進退失據,就應予付上代價。現在,仍然堅持說共識制的學聯,明知秘書處干預決策,明知帳目混亂,當然要急急補鑊提出改革承諾;群眾當然不會忘記2006年開空頭支票的學聯,更不會看不見罷課比佔領79日用多接近十萬的學聯。

現在說所謂的改革,連方案都沒有,一副「有商有量」的樣子,總之就是要兩隻字:「團結」。陳博士的幾句話,正好勸勉各位,別強求綑綁一起,強求團結力量。如果繼續祈求自己不會變得孤單,請你們爭氣地參與社會運動,而非消極地留在學聯,然後繼續那千秋萬世的小圈子。

學聯決策受左膠把持,已非新鮮事;再引用一次陳博士於年初刊於明報的文章中幾句話:「倘若人人都甘願任由病情惡化而不去對症下藥,其後果堪虞,不在話下。」請你們張開眼睛,別以為自己真的身處孤島,因為在聯邦制之下所求的獨立自主,不是甚麼「建立宏大的世畀觀」,而是院校脫離團結迷思下,運用自己的獨立思考,走向本土的自主自決權。筆者不是嶺大生,但既然要服的真藥很容易便能得到,那麼我對嶺大人說的話也很簡單:投票吧。


[1]
也是公民黨執委。

[2]《毋忘初衷,真心普選:與傘下的你同行》(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陳清僑,2015年1月28日

[3] 嶺大四莊都已經劃清界線,反咬退聯未提出證據,詳見嶺大學生會Facebook。

[4] ActionQ外務副主席,前學民思潮成員。更多背景不予盡錄,有興趣讀者可自行搜尋。

[5] https://www.facebook.com/louis.lee.1865/posts/1020437822215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