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後,也許是流行文化影響,香港多了人開始關心政治,但很可惜,主流媒體、政界往往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隱藏某些重要資訊,而更悲哀的是,由於他們亦對中國一知半解(這或許與他們被禁止入境有關), 導致他們經常發表一些滑稽的言論,如什麼「共產黨最開心」或者「不要令中共無面」等等。不知是否當局者迷,他們這些言論開始越發荒謬,幾乎已經去到遭共產黨中人恥笑的地步,有見及此,就讓筆者班門弄斧,淺談一下共產黨(註:若要更深入理解中國政治,則要請教本報的中國通13巴打了)。

中國共產黨(下稱「中共」)成立於是1921年,於1949年透過內戰打倒當時的執政集團國民黨,成立「新中國」,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註:有一說是中華人民共和「朝」),而多年來一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作為全世界最大的政治集團,截止2012年,中共一共有8512.7萬名黨員(參維基百科「中國共產黨」條目),為香港的總人口十倍以上。有些人或許對此數字感到懷疑,覺得當中有不少水分,但筆者認為中國的公務員多為黨員,而中國的公務員對市民的比例一向非常高(大概1:8左右),而這裡中共黨員的數字也不過一億(中國的總人口為14億),算是合理,若要減掉一些水分的話,保守估計也應該有六千萬。

正如筆者在之前的文章所言,中國的政治比劇集更為複雜,而作為主角,中共行事為人都不是平常人所能理解,它的架構和運作比香港人所熟識的西方三權分立制度更難去解釋,譬如說:若要談黨和國的分別,需先從國家憲法跟黨規談起,再解釋公務員跟黨員的分別,當中更要涉獵一點從不科學但今年在中國流行的「關係學」;若要談如八卦新聞般的習江之爭,則要先了解中共的歷史,然後明白中共的黨權鬥爭和如何接班,當然小不免要理解一下比辦公室政治更為複雜的人物關係,真是需要三五七天去解釋也解釋不完。但若要很簡單去解釋中共的運作,或可借用易中天先生的一句形容中共的「邏輯」:問態度,不問事實——問動機,不問是非——問親疏,不問道理,這裡不作詳細解釋,有興趣可參考:中國邏輯不是邏輯,而是邏輯的天敵

現今中共面對最大的問題主要有兩個,貪腐和經濟放緩。貪污和官場腐敗,是中共多年來的陋習,其成因有很多,其中包括官場文化、中國人本身的「人情」和「禮尚往來」文化(也即「關係學」)、公務員薪酬和職權問題、權鬥和政府本身的行政管理。現在中共的腐敗程度可謂已經去到影響中共管治的公信力(但從另一角度看,貪腐程度要去到像現在中共的情況才開始影響管治的公信力再全世界是絕無僅有的),習近平本人也明白這個問題並想把問題根治,但正所謂「牽一髮動全身」,由於打擊貪污是對整個制度的挑戰,下至縣官,上至中共元老,都會收到牽連,並且影響他們本身的利益,這也是為何反貪在中共那麼難實行的原因。至於經濟放緩,這本身跟中國在國際經濟上的領頭地位有關,為何又是中共的問題呢?先撇去中國黨國不分的問題不說(這本身其實也是一個問題),試想想經濟放緩,就會越來越多人失業,失業後沒有飽飯吃,出來起義,受影響的還是政府,也即中共,換句話說,由於經濟放緩會影響管治,所以作為執政黨的中共也必須注視經濟問題。若讀者有留意現在在北京舉行的「兩會」,也不難發覺習近平的管治理念亦主要圍繞這兩大問題,至於其他問題,例如中美關係、台灣問題、人權問題,還有香港人近來最關心的水貨客問題和政改問題,對中共來說不是首要要解決的問題,對它來說,作為執政黨,最先要處理自己能否繼續執政的問題,自己的人民也管不了,管什麼中美關係、人權問題。

相比現今所要面對的貪腐和經濟放緩的問題,香港的問題確實九牛一毛,至少筆者看到現今中共的管理層擺出了一個姿態:反正香港人對我們的管治有什麼影響,基本上可以不理,這也解釋了為何多年來在兩會的工作報告或者什麼五年計劃,當提及香港「同胞」的時候字眼都會差不多。今年,在李克強的工作報告中,提及到要『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即有不少人分析是李克強針對「港獨」的言論,說什麼中共有意爭強對香港的控制,當然也少不了「不要激怒中共」等言論。對於這些穿鑿附會的意見,筆者實在一笑而至,要知道多年來中共的言論往往是模凌兩可,不能作準,只任由傳媒自行解讀。若要了解中共,必須要看它本身所推行的政策,若過分解讀中共領導人的言論,只會落得「認真你便輸了」的下場。正如筆者提及,對中共來說,香港的問題實在不痛不癢,短短幾句說話,就能讓你們香港人方寸大亂,先不說若我是李克強的話我會感到非常可笑,我是普通的外國人也會為著香港人自亂陣腳感到可悲,會反思香港人究竟是不是搞政治的材料,還是豬一般的對手而已。

好了,說了那麼多中共的背景,該談談眾多香港人比較有興趣的問題,中共何時最開心呢?或者說,中共何時最不開心呢?最簡單的答案,莫過於中共對香港大部份事情都沒有特別感覺,而原因上文亦已提及,但香港人極為自我中心,只要中共稍微提一下「香港」兩個字便即引起無限遐想,把事情複雜化,顯然不會滿足於這個答案,因此,筆者想將範圍縮小,只談中共對於香港事務的立場。

若要數香港事務中令中共最不開心的,就是那個終日要麻煩中共的特首。短短在任數年,即弄得香港民不聊生:一上任就來個國教風波,然後是去年的雨傘革命引起國際關注,還有是最近的自由行風波,對中共來說,這些都是小事一宗,畢竟它要滲透香港各項事務實在不用挑起香港人仇恨,簡單來過溫水煮蛙就可以(看看中共有多少黨員就可以知道這是一件談何容易的事),但那個特首居然可以搞到一塌糊塗,情況就像在公司裡老闆面對著一個連小小事情也處理不來的小經理,對習近平來說,你說麻煩不麻煩。所以,中共或許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非常想梁振英下台,但奈何擔心會影響自身的威望(有一說是面子),暫時除掉不了這個眼中釘。

至於什麼退聯不退聯,勇武不勇武,黃絲不黃絲,退場不退場,獨立不獨立,中共其實通通都不在乎,就連香港通不通過八三一框架下的政改對中共的管治來說也沒有多大影響,一來香港所謂「反對派」的影響力實在微乎其微,他們尋求的不是人民的利益,而是自身的地位和政治利益(筆者按:這其實與共產黨差不多),二來相比於中共,香港人搞政治實在是幼稚園級數(而相比於世界列強,中共搞政治也只是幼稚園級數而已),沒有威脅性可言。基本上,筆者想大膽講一句,現今任何泛民所提出過的「共產黨最開心/最不開心」都只是比李力持更爛的笑話,而他們到現在還沒有提及或者觸動過任何中共的神經,用泛民的字眼,香港人暫時沒有一件事是把中共「嚇到屁滾尿流」。香港人,中共開心不開心,還沒有到你去決定的地步。

有人或許會說,若香港人沒有挑動中共神經,為何近年來黨媒或者親中傳媒多次批評香港的反對派呢?無錯,當反對派被提及的時候,某程度上證明他們所做的或許有點價值,中共亦有所留意,但只限於提及,到頭來還沒有成為中共眼中釘,需要除之而後快。難聽點說,若只是被親中傳媒提及就那麼開心的話,這與一位普通市民上報紙後覺得自己成為公眾人物有何分別呢?

對中共來說,或許香港的管理出亂子,才會嚇到它屁滾尿流,當然那時候連大部分香港人,特別是中產也會嚇到屁滾尿流(謎之聲:那是不是代表香港中產就是中共的人?哈哈)。有人說,退聯分裂泛民,共產黨最開心,筆者卻認為香港人和平共處,不出亂子,共產黨才最開心;有人說,反水貨客,挑起仇恨,共產黨最開心,筆者反覺得香港人什麼也不理,和平生活,共產黨最開心;有人說,談港獨會觸動中共神經,筆者則覺得空口說白話是沒有意思,做出來才會觸動中共神經,例如立法、於聯合國大幹一番等。香港人,若你真的想中共不開心,你懂的,不過諒你們也不敢做出來吧(戴頭盔:筆者在此絕非支持任何動亂行為,只想帶出現今香港的情況暫不能嚇到中共而已)。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論你的立場是建設民主中國派,還是港獨派,在香港的政治還沒有脫離一國兩制的體制之前,香港人還是要明白中共是一個什麼的角色,若認為它是神聖不可侵犯,又或者視它為洪水猛獸而碰不得,這類思想只會貽笑大方。筆者不求香港人完全明白和了解中共,畢竟他們有著都市人的惰性而比較短視和眼光只局限於傳媒的頭條新聞,但至少希望他們不要誤判或者胡亂測度中共的企圖,這樣的做法實在連小學生猜測考試題目都不如。泛民,不要那麼「小學雞」,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