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經濟日報

圖片來源:經濟日報

頭盔:並無指責任何人之意,我們應該一起自省,想想怎樣可以做得更好。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的批評,如果有部份有用,又何妨接受?而把所有攻擊、真心批評、建議化約成簡單的道德責難,又如何能助我們自省?有些SPIN的言論已走向詭辯。犯錯與道歉都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事情。

昨天部份輿論的走向令我驚訝的地方在於,發言者似認為既然光復無可避免會誤中副車一事,那行動者就不需思考改善方式;而既然光復行動無法掌握主流媒體,公關就顯得毫不重要。前者有如因為化療必定會傷害正常細胞,故不需要研制較小副作用的藥物,而後者有如車禍必會造成受傷,故不需要綁安全帶一樣。不討論這種心態如何,它最直接的後果便是會令人重覆同樣的錯誤。如果我們在做出錯誤決策後不從中學習,這不是很浪費嗎?以去年雨傘革命期間的衝立法會為例,起碼我的觀感是這樣的:
1. 西瓜靠大邊,民意只會倒向勝利者,現在有多少人支持我們不重要
2. 武勇勝利機會較大
3. 衝立法會,唔夠人,梗係走先啦,唔通留響度比人拉?鬧唔嚟嘅人係港豬,鬧大台唔宣傳,鬧批評衝立法會嘅人,都是they 的錯

事後檢討明明有許多選擇,例如如何招到足夠多人,如何在同等人數下發展及時班馬的通訊平台,或者如何利用50人的精銳部隊佔領立法會,但起碼就我觀察而言,並沒有看到相關反省。我看到的當然只是一堆個別例子,但這是大部份外人的perception:衝立法會或許只是不明智,但事後不肯(公開)承認自己做錯決策根本係柒。

光復行動給我予衝立法會差不多的感覺,也就是要嘛要夠多人,要嘛憑少數人已能發揮足夠功效。如果要多人,公關不可能不重要;如果憑少數人已能發揮「足夠」功效,那人們可合理批評功效「不足」;一個月一次反水貨示威,令水貨店損失1/30的營業額,這聽起來並不多。當然最客觀的方式是事後訪問當地居民水貨客有否減少,或者記錄多少家水貨店倒閉,甚至政府收緊一簽多行(暫無跡像),但目前並沒有數據,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示威者都不可以拿來論證示威活動有無成效/破壞。(可供參考的是,去年已有驅蝗行動與唱紅打黑,遊客卻仍在雨傘革命期間創新高)

勇武派以成效掛帥,更需要留意成效--不要責備別人笑你們口頭武勇,如果你們選擇的是減低自己的敏感度、擴大攻擊範圍,而不是深化攻擊,那實在不算行動升級,畢竟風險和造成的成效/損害並無大變。(並無鼓勵犯法之意)。既然聲稱活在戰爭中,那為了生存,就更該好好思考該如何取得成效,從錯誤中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