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巴士的報

圖片:巴士的報

昨日有個四出打游擊的「遊覽乜乜」行動,在實際作用上看似無用,因為大陸人往往都會繼續前來「消費」,我居住在屯門,很清楚那些商場狹窄的通道如何擠到水洩不通,實在影響生活至極;但有言無用之用,實際上驅散蝗蟲水貨賊,這些只在周日熱哄哄的行動,似沒有太大效果,但另一方面則是在激起民生、政府關注,當然,政府早就知道這些問題,視而不見而已。

而行動當中,於網上或報道中又有兩個焦點:屯門西鐵站橋底一位女性被男警制服在地上,而那姿勢又似有不雅、非禮之嫌,而相片所見,大家都只是圍著影相;當然,據消息所知,是有人曾經相助的。相較上星期血流披面的女生,這女生已經算稍稍幸運了。

在此,我希望於前線的人好好保護女生,孔武有力的男生,警方要制服你尚要糾纏一番,相對制服女生,就比較容易得多了,所以我們見到近兩次光復行動受傷的,都是弱不禁風的纖弱女生,這番論調不是在貶低女生,而是未經鍛鍊過的女生身體,在生理上難與男性抗衡,縱使有做開健身,也不一定能戰勝操練慣了的男警。

另一個焦點是,大家都被傳媒牽著走的焦點,那是模糊了主要論述的分支──屯門有個大陸女人潑婦罵街,在她身旁的小女孩嚎啕大哭,而傳媒亦借機造勢,立於道德高地,指責示威者不理性之類云云。

既然這事件的報道,用意在於模糊走私水貨及中港矛盾問題,那麼不予討論也行,然而我想指出的是,社會輿論中,傳統媒體所佔的地位和作用,還是相當大的。從影片中,小女孩明顯是受驚,至於受了什麼驚呢?輿論認為,都是因為媽媽吵架聲音太大,更有家長認為,遇上這些爭吵事件,家長理應第一時間立即帶同子女離開現場,而不是跟人鬥到底。

如果五歲小朋友懂得問特首將來住什麼地方,那我也相信這女童會理解這麼多人「反蝗」是怎麼一回事,那她的哭,就不是因為受驚,而是因為自己被稱為小蝗蟲而哭了,但到底為什麼大陸人會被稱為蝗蟲呢?為什麼市民會採用這種「激進」形式呢?我相信她會加以思索,長大後總有一天會明白的,至於那些牛皮燈籠,就由他們下地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