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三月八日)的光復行動聲東擊西,在上水集合後發覺水貨店都已經關了門,便索性轉戰屯門。示威者進入金舖指罵一個年長男人,對方自稱是香港人;在V City外截停拉喼的一對母女,對方原來並不是水貨客,只是女兒在香港讀書。

事源示威者懷疑路過屯門V City的兩母女是水貨客,要求打開行李以示清白。陸婦把拉喼打開了,裡面只有一些日用品和幾本簡體字課本。「影底啦!呢啲就係所謂嘅香港人喇,蝦我哋兩母女家吓!而家我走咩私?」小妹妹開始哭起來,示威者本來都有點「無癮」,誰不知陸婦的一句:「你哋真係人渣仆街,自己係中國人都唔承認喺度!」這句說話馬上惹來示威者反擊。一個蒙面青年說得很好,但本地主流傳媒當然不會公平地報導示威者行動背後的理念。「我唔係中國人呀!唔係你走唔走私,而係你啲同胞走私!佢哋嘅走私令我哋生活困難!提升咗我哋生活日用品嘅錢!你小朋友喺度讀書,搶埋香港人嘅學位,香港人連住嘅地方都冇!生細路仔都驚!按照你嘅邏輯,你嘅細路仔就應該喺香港讀書,你覺得理所當然,咁香港人嘅細路呢?床位都冇呀,生仔都唔敢,地方都冇得住,我哋都想理所當然呀!」另一人則以交稅作為切入點:「你有冇交稅?有交稅我即刻同你道歉!無交稅就嚟香港搶我哋嘅資源?」小妹妹不斷叫母親離開,陸婦打電話報警,就是不離開。

在共產黨治下的千千萬萬中國蟻民,比香港人強悍百倍千倍。在街頭與人對罵,基本上是基層民眾生活的一部份。在中國,蟻民對當權者十分忌憚,不會輕易走上街頭為自己爭取權益。但是,正正由於大家心知公權力絕對不可靠,所以生活上與左鄰右里的各種摩擦,風吹草動,皆需要馬上「全副武裝」,「自己權益自己爭」。來到香港,這種行為模式並不會因為香港社會「比較進步」而改變,例如你叫他們不要在地鐵車廂内吃東西,他們會馬上歇斯底里的還擊,因為他們來自的國度,大家基本上都不守規則,你叫他們守規則,就分明是針對他們。他們對「被針對」的拆解方法,就是瘋狂謾罵回敬。這是他們built-in的自我防禦機制,目的就是令對方知難而退。天真的香港人不明就裡,覺得「使唔使起晒降呀?」只因香港人一向活在溫室之中,對於生活上的一些衝突,不涉及自己的事,大都敬而遠之;和自己有關的,則多數會報警求助,「等差佬嚟再講」。這位陸婦的一句「蝦我哋兩母女」,暴露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時常要提防有人會欺負她們;同時她覺得自己理直氣壯,謾罵回敬之餘,也懂得報警求援。再在傳媒鏡頭前安嘸一下女兒,算是集兩地「求生本能」招數之長。女兒哭兩聲對這位陸婦明顯不算是什麼。既然可以帶她來香港求學,她早晚要面對這種事情,現在趁機會見識一下媽媽如何見招拆招,鍛鍊一下,壞事變好事。

明報内文標題「反水貨『踢内地客』亂罵港人」;蘋果内聞標題「示威者多次指罵無辜港人」。明報號稱「知識份子的報紙」,蘋果日報長年累月宣揚「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當然知道讀者對「普世價值」觀念,根深蒂固。讀者就算平時對自由行水貨客忍氣吞聲,看見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受驚哭了,
定必條件反射覺得示威者「使唔使咁過份」。然而,香港的師奶,請你們多謝片中的示威者:這個事件在中國廣傳之後,或多或少令本來打算來港與你們子女爭學位的家長「停一停、諗一諗」。中共對港全方位殖民,港共政權全方位配合,優雅的香港人,如果你們想繼續優雅,這些dirty job總要有人去做。你們自己不做,也懂得感激去做的人吧?說聲多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