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公司裡工作了一星期,在職場上我總是採取先禮後兵外柔內剛的做法,所以,同事們總是覺得我很禮貌(當然,若果我真的不禮貌起上來… 咳… 那倒是真的很糟糕了…)或許是因為這種「草食系」的感覺,部門內的同事都很喜歡我,上司覺得我有活動做事勤快,下屬覺得我平易近人陽光積極,再加上,在一個整個部門十人都是女人的世界,作為唯一的一個男性,是有著一定的優勢,下屬妹妹們會在我的英文名後加個「哥」字,而御姐上司們則會在我的名後加個「仔」字,呃… 大概是因為我太童顏的緣故,所以她們都把我當成了仔咁湊… (汗)

當然,雖然大阿姐一早已經說明給我一兩個月時間理解公司的文化,但是我又怎會甘心讓自己在這兩個月內真的投閒置散?

每都我都比全個部門的同事早半小時上班,也比大部份的同事遲下班一小時,要說我Chris Wong最大的優點,就是我很清楚知道自己並不聰明,所以,別人成功是一分天才加九十九分努力,我是半分天才+99.25分的努力+0.25分的運氣,我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行得比別人快,但是,行的不行就用跑著走嘛,是辛苦一點,是氣喘一點,但是總算能跟上前輩們和大隊的步伐。從小到大,別人讀一次就明白的書,我比別人要多讀兩次三次才能記得住,但是,嗯,雖然心力要花上很多,總算也是能夠記住。所以小時候媽媽最喜歡鬧我:蠢,不緊要,但你要知道自己蠢,蠢就不要學別人懶,又蠢又懶那做人怎會有用?

小時候,或許真的很蠢,甚至太蠢,蠢得連駁嘴、反叛也不憧,所以就是慣了捱打以後,「哦!」的一聲又回到書桌上讀書,今天,我也很感謝我的媽媽,因為她讓我明白、也讓我承認和接受自己蠢,所以我才不會有那些心存幸運的想法,因為幸運女神從來都愛眷顧努力的笨蛋。

說遠了,說回點工作的事情,由於公司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行業,每天我都要學習不同的古董、珠寶的知識,當然,上司總是安慰著我說古董的世界博大精深,很多人窮一生也只能略懂皮毛,但是,我認為作為一個marketing人,如果我們自己都不了解這些隨便一件都上千萬上億的傳世奇珍,我又怎能把它把廣出去讓客人看到價值而不是價格呢?

而更重要的是,我以前在中學裡可是教文化科的老師,我本來就對藝術、歷史和文化很感興趣,你要我把一件美麗的古董只看成一件物品,這真的很困難,從一粒沙裡看世界,一件古玩正在訴說它們千年的秘密,你說,我怎能把它們當成死物而不去傾聽它們的呢喃?

這份工作,很艱鉅,這些交易,很邪惡,這些文物,很美麗。

因為古董不會三天兩日就會拿出來賣,它們被賣走了以後,可能會飄洋過海、也可能會回到內地、可能會被關在保險庫數十以至上百年甚至被人遺忘,也可能會在混亂、戰火中被破壞,也可能被博物館買了後放在世界某個角落,所以,每一件在這裡出售的文物,應該也是我有生之年最後一次看到它們的機會,某個19作家曾經有本書叫做《愛你,若只如初見》,我與這裡的文物並不只是初見,更多的,是一期一會。

這些文物朋友們給我上了的第一課是人生其實真的很短暫,它們千百年來的主人們都回歸一坏塵土,但是它們卻風采依然,只有一些前任主人們使用過的痕跡。所以啊,各位,得珍惜當下,我們比起一只青花瓷還要脆弱,起碼它們都有千年的歲月,但是我們只有匆匆數十載,收藏家們的「擁有」比起「失去」要短暫得太多,其實,我也是個收藏家,我收藏的是幸福、快樂和愛,終有一天,我都會一一失去它們,但是,我想,我曾經也輝煌地擁有過,今生也無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