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到這套戲的標題的時候,筆者起初還以為解碼遊戲只是講述現代電腦之父圖靈如何製造一台機器去破解二戰時期德軍的加密技術,這個說法不錯,但只對了一半,若要說得精確一些,這套電影其實道出了圖靈可悲的一生,這也是筆者近來看過的電影覺得最值得看的電影之一。

整個故事分為三條主線,分別描述年青、二戰時及二戰後的圖靈所經歷的人和事,以插敘的手法貫穿整個故事,這也是這套電影特別之處,其手法與去年的一套電影《大夢想家 SAVING MR. BANKS》類似:年青時的圖靈,在學校受盡欺凌,卻有一位親密的同性朋友支持,但好景不常,一個長假期後,這個好友卻因病去世,令圖靈受盡打擊,也從此影響了他及後的性格;二戰時期的圖靈,性格變得孤僻另加一點自大,獨斷獨行,不但受盡同袍排擠,上司的壓力,還因為自己的才能而被逼收藏秘密,變得身不由己;而二戰後,為了隱瞞自己同性戀的身份,面對欺壓卻什麼也不能做,為了不要與他所鍾愛的CHRISTOPHER(圖靈以他死去的同性密友命名他的解碼機器),被逼接受荷爾蒙治療,最後精神壓力過大而自殺,享年四十一歲。

無錯,圖靈是一個天才,但他所經歷的並不是每個人所能承受,一個天才數學家短短的一生,經歷生離死別,卻無奈地什麼也不能做不能說。面對著對密友的愛,卻只能做好兄弟;面對著密友的死,卻只能後來做台機器來紀念他;面對同袍和上司的不認同,卻只能獨個兒去默默承受;面對自己明明可以拯救朋友的家人倖免於難,卻因為國家機密什麼也不能做。圖靈的確稱得上是才華橫溢,但因為性格、性向、才幹,到最後,連他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究竟是一個人,還是一台機器,甚至說是一隻怪獸。

作為天才,他在歷史上留下了印記,但作為凡人,他只是一個可悲的同性戀者,確實諷刺。我想,若圖靈只是一個凡人,他的一生不會有這麼大的反差,而他的性向也不會如此受到關注,生命也許會長一點,或許有人會說,圖靈生錯了時代,但歷史往往不能回帶,若不是圖靈他那可悲的一生,我們今天也未必有可能使用電腦,這就是天才的無奈。

那麼,讀者們,如果命運能選擇的話,悲劇的天才還是不受注目的凡人,你會想做哪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