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罪惡,叫「包容」;有一種加油,叫「抹黑」。

包容,據維基百科,英文叫Tolerance,意思是解作忍受他人與自己差異,以持平、客觀、開放的態度去評論自己跟別人在政見、種族、文化、宗教等等的差異。彼此尊重,不影響他人生活規則,是持平、客觀、開放態度的先決條件。假若,「包容」沒有平等尊重,設下雙方溝通的守則,會形成主僕關係,後患無窮。

前人誤解包容,釀成今日苦難。中間,必然有不少犬儒學者推波助瀾。陳健民、沈祖堯反對衝擊,主張退場金鐘;徐少驊、古德明主張不退聯,繼續建設民主中國。更有不少如【難道連呼吸都是有罪?】 文中的學者、和學字派的社運頭目飽讀詩書,但從不負上士人責任,假借愛國、尊重個人自由和化差異為名,任由他族清先我地民族的獨特文化。他們推崇的思想,誘發北方人口種族清洗,劣幣驅逐良幣。其他人民中計,卸下最基本的反抗本能,鼓吹「慈母手中棍,孩子身上扑」的風氣,而且是曲解文化,以「種族平等」殺死自己。無他,港人一向學習不求甚解,誤解他人言詞,穿鑿附會已非第一天。他們了解包容前半部意思,沒有了解或錯誤詮釋包容後半部(以持平、客觀、開放的態度去評評論自己跟別人在政見、種族、文化、宗教等等的差異。)意思。不明白後者,顧慮他人太多,最後選擇沉默應對。約定俗成了,大家照做,任由對方亂來。有質疑了,他們只好編個藉口說教。

今日激烈反抗,除了反對「縱容」,而且是要重奪自主,奉行公民責任。公民責任,就是自己行動自己負責,主張平等尊重,守護我城的遊戲規則。由七一遊行,到現今的光復行動,無一不是香港人奉行公民責任。年年七一表達市民訴求,無一不是懇求政府改善施政,以本土港人利益為依歸。港共政府專橫太裁,更決定831落閘,衍生雨傘佔領。即使美國重返亞太,夏千福多次落區,都證明不了外國勢力介入其中。更重要的是,林鄭在談判期間,反覆指出,香港並非獨立政體,所以不能漠視中央的角色。中國共產黨本是喊著民主和革命去塑造反民主反革命的布爾什維克政權。政權背後都有金主和利益為上的官員。所以,只要有奶食,則認誰做奶媽,沒有什麼民主不民主,普選不普選。一個只重權利不問義務,只重利益不問責任的人,只要金主俾多一蚊佢,就會跟從別人的選舉模式去留住利益。港共反其道而行,不敢上京直言,對水貨走私和政改激辯有所隱瞞,而且只派老一輩和親江企業大派糖果拉攏人心。此風一長,則是鼓吹派糖和欺瞞,逃避個人責任,逃避國家抱負。人民不信政府,只好重奪自主,監察警隊,甚至代替警隊,自行匡扶正義也不為過。

雖然我不相信梁振英先生處事公正嚴明,但我相信他愛民如子。昔日施政報告都是重民生,廣建房屋。今年則首段批評《學苑》主張香港人民族自決,鼓吹港獨,反而引起眾人討論香港前程,比較《城邦論》和《民族論》的思想套路。雖知雨傘失敗告終,義士借酒消愁,以淚洗臉,反責自己不盡力,即使日讀蘋果,夜閱熱血,只是對革命勇往直前,背著不斷燃燒的正面思想狂衝政總,沒有什麼反面言論去引導之。自光復行動後,親共派報章激烈批評,藉機消滅港獨思潮,反而造就抱薪救火,激勵眾義士的抗爭氣焰。假若他人如以上作者,再說什麼對準政權,人之常情,差人也是人,也就是變相鼓勵他人再次振作,重新上路。人民本是愚蠢無知,討厭烏煙瘴氣的政治。世界不見眾學者和犬儒之士屢次提起,人民又如何覺醒呢?藍絲土共們又何必大肆抹黑呢?義士見到眾學者和犬儒之士跟尸位素餐的長毛和元秋無異,你又何必自殺呢?因此,梁振英主張反擊輿論,是鼓勵民眾仿效魏徵,推翻自己,成就大義,有割肉餵鷹的大無畏精神啊!

世界萬物本有兩極,循環不息。再極端的抑制,終會有強大的反彈。今日的「包容」,可能做成他日的罪惡;今日的「抹黑」,成就明日的「獨立」。一位常叫人閉咀的人,最終會被人永遠的閉上咀巴。我不相信什麼獨立建國、中共倒台。所以,學懂人之常情之外,學懂物極必反的天理循環,才可以去舊迎新,香港才能繼續繁榮豐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