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見退聯一事得到唔少回應,筆者特意寫呢個柒問柒答回應各種神奇觀點。

蔡子強:少咗一把堅定嘅聲音(學聯),北京最高興。
答:用呢個邏輯,我係咪可以話:「反对派分裂中华民族,华盛顿最高兴」?

王維基:我不理解的是,何以今天有些大學同學要求某幾間大學退出學聯,若大家對於學聯的運作有意見,為何不花點時間建議作出修改?
答:八年前港大都發起過退聯公投,姑勿論當年點解會有退聯公投,當年學聯都話過會改革,但八年嚟都無做過任何改革。依家嘅學聯,憑咩要同學「袋住先」,相信佢地真係會認真改革呢?

劉山青:中共策劃港大退出學聯。
答:事實上,好多發起退聯公投嘅學生都有「泛民主派」甚至係「本土派」背景,例如港大吳偉嘉曾經發起「中山起義」要求被認為係親北京嘅時任學生會會長陳冠康落台,嶺大周韋樂係熱血公民成員,中大本土學社發言人劉穎匡直頭係新民主同盟社區主任(仲要係入唔到中國境內嘅)。假如呢啲搞退聯嘅人真係中共間諜,點解有共青團背景嘅叶璐珊高票落選?點解佢地有本事搞關注組,但係又唔組閣參選學生會?直接控制學生會,點睇都方便快捷過搞退聯公投喎!

中大學生會:「支持學聯改革」及「支持投票表態」,等同於「支持退聯」!
答:莫非支持政府就住無可能有普選嘅政改方案諮詢市民,就等同於支持香港二零一七年「袋住先」?

陳小萍:點解要挑戰大台?
答:真金不怕洪爐火。如果各大學同學都支持學聯,就算有退聯公投,同學自然會以選票表示對學聯嘅支持。當公投結果係多數人反對退出學聯時,某程度上同學係授權咗學聯去繼續代表大專學生,公投反而係鞏固咗學聯嘅地位。

吳志森:退出學聯,然後呢?
答:然後,各大學生會可以因應對唔同事件嘅立場,決定同唔同學聯合作。如果各大學生會有共同理念,亦可以考慮另行成立以邦聯制運作嘅聯校大專生組織,取代以聯邦制運作嘅學聯。如果學聯真係痛定思痛,革除流弊,各間大學甚至可以再發起一次「返聯」公投,決定要唔要重返學聯。退出學聯,唔代表以後唔可以有聯校組織,更加唔代表以後同學聯一定係老死不相往來。

周永康:當你期望退出學聯時,你期望解決咩問題?你要學生會自主?你要改革制度?定係點樣點樣?但我見到你退聯唔係解決上述問題,因為學生會從來都係自主,但如果係改革,基本上要喺平台上改革,而唔係離開呢個平台。
答:「中國從來都係民主集中制,如果係改革,基本上要喺共產黨內改善,而唔係反對共產黨。」如果有人咁樣同你講嘢,你覺得點?

後記:其實退聯公投本身係一個契機去推動「命運自主」,可以係大專生一個民主參與公共事務嘅預演。點解學聯對呢個公投要咁唔包容呢?除咗叫大家袋住先,學聯眾成員幾時可以交得出一個改革方案或路線圖呢?政府尚且會話嚟緊有一人一票先,基本法都寫到明最後一定會廢除功能組別,但係學聯呢?乜都無,好難叫人信你真係會改革喎。

圖片: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