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圖片來源:服務業總工會

 

「建築界大聯盟」明天星期日(三月八日)發起「反拉布大遊行」,反對泛民主派在立法會財政委員會,進行俗稱「拉布」的不斷發言拖延時間戰術,延誤政府工程的各項撥款。其他反拉布遊行的口號,包括「拉布打爛業内從業員飯碗、窒礙年輕人入行發展」等等。據說遊行人數目標為五千人,現時有把握的出席人數只有一半,所以發起組織現正密鑼緊鼓,參加人數「一個都不能少」。

立法會財委會的職責,是負責審核和批出政府的各項預算開支,而轄下的工務小組則專責審批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預算,這筆預算主要是政府用於工務計劃工程和建築工程的開支建議。建造業大聯盟早在去年十一月開記者會反拉布,十二月向工務小組發信,一月初蘊釀遊行,最後定出遊行日期為三月八號。香港人辦事一向重效率,由口頭反對到坐言起行足足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加上自願出來遊行的人數暫時未如理想,「曲線」顯示立法會的拉布,並沒有廣泛影響建造業工人的生計。說到底,這一種由建制派發起的遊行,只不過是另類政治騷,搶搶鏡頭和傳媒曝光率,組織發起人也可以領領功,何樂而不為。

其實泛民主派對今次的拉布戰,根本不敢明目張膽宣傳。大家有沒有看到二十幾個泛民議員一字排開呼籲支持者,在「後雨傘時代」投入這場議會拉布戰?答案當然是沒有。在十月初佔領運動的初期,立法會新一年會期剛剛開始,泛民議員看着金銅旺三個佔領區的群眾士氣如虹,不得不「做啲嘢」配合佔領群眾「議會内外抗爭」。建制派議員向來只是投票機器,他們不是不知佔領區的群情洶湧,共產黨沒有「吹大雞」,便一於「闊佬懶理」,沒有提高危機意識。泛民議員因此成功「突襲」立法會財政委員會轄下的工務小組和人事編制小組,派出比往年更多的成員加入,從而取得兩個小組的正副主席和「控制權」。公民黨的梁家傑當時「預告」,他們將會否決政府的撥款申請,直至佔領運動的訴求得到實質的回應。乍聽起來,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泛民議員將會與佔領運動的群眾共同進退,誓與港共政權「決一死戰」。可是,四個月之後,隨着佔領運動的失敗,泛民議員也「進退有據」,雖然不會主動與繼續拉布的人民力量和社民連的三位議員劃清界線,但再也聽不到梁家傑以否決政府撥款作脅,要求政府回應佔領群眾當天的訴求。所以建制派宣傳泛民議員「禍國殃民」,拉布「有破壞無建設」,如今仍然受拉布影響的建造業工人,「唔知你班友拉布係為咩」,對泛民主派又怎可能不咬牙切齒。

2012年5月,黃毓民和陳偉業以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的身份發起「拉布戰」,主要針對俗稱「替補機制」的修訂方案,限制辭職議員不能在半年内再次參選。雖然方案因為主席曾鈺成「剪布」而在六月初成功通過,但是幾位「進步民主派」議員,在之後剩餘一個多月的立法會會期,繼續拉布,並把政府架床疊屋的「五司十四局」改組方案,成功拖垮。那個歷時兩個多月的拉布戰,「戰期」明確,以立法會七月休會為止;目標亦相對清晰,就是要造成先例,令港共政權在政治議題上觸礁,不能對立法會予㩦予取。議會拉布的理論基礎,以時事評論員蕭若元2013年4月的一段論述最為詳盡。他說拉布的三大原則,在於拉布針對的議題需要維護公義、重大、而且得到大部份市民的支持。然而,在2015年的今天,香港人已經經歷過一場歷時79日的佔領運動,兩年前的理論,有如明日黃花。如今立法會拉布,只可能有一個目的:就是要與港共政權決一死戰。以今日的香港政治形勢,對你說可以用拉布作為籌碼,從而爭取到什麼什麼,都是騙你、當你是政治白痴。所以請問幾位食髓知味、再度準備拉布的議員,拉布的訴求是什麼。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爭取今年財爺每人派錢一萬?爭取不到會有什麼升級行動?沒有的話,你們不是犧牲業界的利益去做你們的政治騷又是什麼?

拉布損害本地工人生計,本土派可能沒有辦法動員地盤工人抗議,那無可奈何;現在難得建制派組織反拉布遊行,本土派絕對應該參加並給予「支援」。遊行三點鐘中環遮打花園出發,終點直指立法會大樓。去年11月19號凌晨,一眾花了幾分鐘才把立法會大樓玻璃打碎一點點的行動派,不妨穿上整齊的藍色外衣,拿着木棍,準時在立法會門外恭候遊行隊伍。一千幾百個地盤壯男,被拉布連累開工不足,定必越叫口號越憤怒。說不定有人會搶去閣下的木棍,示範如何把立法會大樓的一列落地玻璃,砰砰幾聲便清脆利落地全部打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