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m1bpzukswg1qfbjkho1_500

近日值得關心的議題,當中應該包括親中書店所售賣的「反佔中」書籍,這些親中書店,說明白了就是同一個集團,而又是業務龐大的集團,總有一間在你左右。

其實大量入貨、售賣這些書籍沒有問題,但另一方面他們又要鬼鬼祟祟的將其他講述佔中的書放到一二邊,甚至刻意隱藏起來,這樣的行為等同干預出版自由,間接導致書本滯銷,發行商、印刷廠亦不願再加印該批書籍。

記述歷史,是嚴肅認真的事,作為廿四史之首的《史記》,就是以血寫成的,司馬遷上繼父親司馬談之遺志,「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雖然《史記》大量運用作者遊訪經歷、野史等資料採成,兼之帶有奇幻、小說色彩,但其奠定日後史書撰寫體制和方向,亦功不可沒,尤甚體現於《本紀》以實際掌權者為經,雖在帝制下略略粉飾政權在所難免,仍有隱語批評漢室,這就是《史記》偉大之處。

修史所需要面對的最大問題是,在怎樣的社會環境、政治體制下修書呢?我們可以見到中國歷史通常由後代修前代的,所以至今清史至近代史,其實都尚有很多問題未能解決,而在帝制下,更是隱惡揚善為多。所以往往讀歷史,不能只讀一兩本,需要下苦功整理各家學說,只要是人所記錄的歷史,難免有所偏頗,絕對中立客觀是理想,現實我們只能盡量保持客觀中立。

但從網上所流傳的資料,大抵是抹黑──從中國角度出發去誣衊反對派,不知道突然發行、撰寫這些書籍,所需要的維穩費用是多少呢?根據區家麟先生於《評台》所發表之文章,我們可以見到完全是「生安白做」的捏造事實。

社會現在傾向「二元對立」,你非黃即藍,我姑且將這樣的論調套入這事件裡頭,由「黃」所寫的書,包括《傘聚》、《每一把傘》、《被時代選中的我們》等等,是否完全反映事實之全部?由「藍」所寫的書,(抱歉我說不出書名)又有沒有反映到現實的章節,又或者提供新角度的思考呢?

是非黑白難以定論,只能由後人評議,但是當後人只知道、只閱讀到「藍書」而沒有「黃書」,哪裡會有所公論呢?而書籍製作質素,其實亦足以讓我們評定哪些書該讀,哪些書不該讀,「黃書」的製作,大體上都是認真謹慎的,「藍書」呢?原來寫史、寫評論靠幻想、靠想當然矣就可以,不需要證據,又或者那些證據,是人家睇到,你睇唔見的。

你相信哪一邊呢?歷史又該由誰人撰寫呢?我的解答是,誰人都可以撰寫,誰人都可以記錄,當集合不同資料角度,就自自然然可讓後世得出結論,還原原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