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華視點

圖片:新華視點

一部由前中央電視台知名記者柴靜「自費」一百萬拍攝的紀錄片,「短短四十八小時内喚醒了中國幾億人對霧霾危害與環境保護的意識,並且感動無數網民」,成績可喜可賀。另一邊廂,中國股民馬上嗅到這是中共中央對能源政策將會作出重大改變的先兆,環保股集體飊升,有些號稱「柴靜概念股」的股票,更因升幅太多要暫時停止交易。

只要看看紀錄片指控的對象,再看看譬如中國石油化工、華能國際電力、中國電力國際等等大企業與中共前國家領導人的千絲萬縷關係,紀錄片背後的來龍去脈,黨中央的「陽謀」可說是一清二楚。以生態危機和環境污染為名,捧打本來受周永康、薄熙來等照應的「石油幫」,劍指雄霸山西煤炭工業二十年的李鵬家族,這一招的效果,不會比這兩年來反腐敗的強力宣傳遜色。江李派系的中央宣傳部不敢怠慢,下達禁令不准再在北京「兩會」期間為這齣紀錄片打鑼打鼓。然而,劍已經出鞘,好戲還在後頭。

習近平上任兩年多以來在全國「反貪腐」,不僅贏得千千萬萬中國蟻民的掌聲,中國香港人為「習總」講好說話的,也大有人在。「你聽到他說過絕對不會讓全國的貪官污吏把上一代打下來的江山敗掉嗎?」中國香港人會繼續跟你說,習近平是有決心改革的,意圖十分明確,想中國好香港好的人,當然希望他可以成功。在國家正需要時間改革的時候,香港學生卻不讀歷史,不求甚解,以為搞佔領運動甚至起義可以改變什麼,只會令社會更差,更加水深火熱。有着這種腦袋說得出這種話的人,在香港大概不會過半,而且集中在年紀較大的一代人。但是在中國,經濟學者張五常最推崇的「善政獨裁」理論,卻一定獲得大部份人的支持,年輕和年長、學歷高和學歷低的支持度,也一定不相伯仲。一個政治強人站出來,舉起改革的旗幟,那就比民間什麼反對聲音都強。建制派腦袋最深層次的恐懼,無非是「社會會亂」。加上如果真的有一兩個貪官落台,再搞兩三樣小恩小惠,提高最低工資、增加退休福利等等,只要大家還有兩餐溫飽,蟻民馬上會感激流涕,「謝主隆恩」,對其他無數的貪官污吏,千百樣的社會問題,可以視而不見。你苦口婆心的對他們說,政治權力轉移的制度一日未確立,什麼打貪官搞環保只是政治權鬥的藉口,不會真的改善到什麼。他們會跟你說,不要管權鬥不權鬥,有改善總比什麼都不做好。再說下去,更會說民主不可能一步到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已經是中國最民主的地方,因為現今中國共產黨和以往不一樣,一個人說了算而禍國殃民的情況不會再出現的了。當各種社會問題真的回復到比以前更為嚴重的時候,那些「中國這個國家很大,解決所有問題要慢慢來」諸如此類的說法又會重新流行。

如果習總可以靠一齣《穹頂之下》連李鵬的長子、山西省長李小鵬都一併拉下馬,清算李鵬本人在八九年血腥鎮壓學生責任的劇目就指日可待。香港那些年年念念不忘要「平反六四」的「大中華派」,到時候定必「袋住先」,有氣無力的叫兩聲「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轉頭便急不及待的感謝「習大大」平反「冤假錯案」。繼康乾盛世之後,億萬中國蟻民翹首以待二百多年,苦等賢明聖君「為萬世開太平」。如今「智勇雙全的習大大」已經出現,這個時候對穹頂之下的億萬蟻民當頭捧喝,未免不近人情,而且掃興。生活在香港的本土香港人,由得他們吧,只是這是時候和他們劃清界線,無謂再自認是中國人了,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