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網絡越來越方便,越來越多新晉作家,而這些新晉不少都是樣貌姣好的女生,這倒也不奇怪,據說女性對文字語言的掌握,本來就較男性為好。

在杜甫《兵車行》有句:「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當時戰事連年,無論對外族、對內節度使,都需要男丁補充兵力,正是古詩有云:「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其實當時八十已經是非常高齡,又哪來得歸,一上沙場就不回來了。反而生女好,嫁給鄰居有個錢;尤甚者可以入宮做妃嬪,這正是現在很多人討論的「物化女性」問題。在長年累月下的父權社會下,女性受到忽視或打壓並不稀奇,甚至嫁了郎君,連名字都被隱沒了。我們可以得知中國歷史上的女性,通常是因為《列女傳》有記,又或依附在男人典故的記載裡,又或本身很有權勢如《史記‧呂后本紀》等。

先不論出版社旗下作者需要亮相與否,網絡作者出不出樣,完全是個人選擇;出樣當然「著數」很多,因為只要你是俊男美女,大家就會覺得你很養眼,對,不是你的文章有養份,而是樣貌養眼,不管你寫得多麼好,他們的評語都是「哇,男神BB、女神BB」,彷彿外貌就是你一切的價值,而又,女作家迅速崛起的具多,有樣(有眼耳口鼻)、有身材,加少少性格,那就成了事,說有兵就有了兵,說有粉絲就有了粉絲,「話都冇咁易」。

以臉蛋來說明女作家崛起,似乎有點貶低她們之嫌;而實情是,自女權運動以來,女性爭取回來的權利、社會地位,都漸漸增加、提升;而她們所書寫之文氣與表現手法,都跟男性有所迴異,像是言情或兩性散文,對情愛之性透徹剖析,尤比男性要深入細膩,這讓我想起宋詞的代言體,代以歌妓、閨女、怨婦等等講男女愛恨,為了不落俗套,又要聲稱是「香草美人」的延伸,其實跟現在某些書籍差不多,只不過古詩詞甚為風雅,比現在的好看多了。

與其二分男、女作家,倒不如說,每個人的價值觀與人生觀都不同,在陽剛與陰柔之間,也有如女性般的男作家,亦有女中豪傑。不過,我相信將來會越來越多女作家冒出頭來,亦有人會做研究,像是研究歷代烈女李清照、柳如是、張愛玲等等,甚至像研究《紅樓夢》一樣的「紅學」,會有一套新的學說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