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id-20150215_161643

我們一行三人大約於三時正抵達沙田站,並決定先到B出口視察一下。甫出閘,只見四周都是警察把守,對開的運輸交匯處則停泊了四架俗稱大豬排的警察運員車。我們站在港鐵站範圍向外面外觀察,看見差人正向數位額戴口罩人士「抄牌」和搜身。我們再向前走幾步,人離開了車站範圍後,即被肩上三粒花的督察「熱情招呼」。他問:「你們是等人嗎?請你離開。」我們趕緊出示記証表明身份,這位白衣督察也不領情,「善意提醒」我們盡快離開。我倆只好離開並前往商場,途經見到不少老便,此刻感覺到商場稍後將滿佈戰火的氣味。

一會兒後,見本土民主前線和四眼哥哥帶領人群從運輸交匯處進入連城廣場,高呼「取消一簽多行」等口號,看來光復行動開始了。他們首先走到中庭左側的服裝店「Y3」旁高叫口號,人群迫滿了通道,途經的途人要左穿右插才可順利通過。示威隊伍之後到達珠寶金鋪集中地示威,一眾金鋪紛紛落閘阻止。「你有你叫,我有我買」這八字可準確地形容此刻情況。金鋪落閘,反而令店內遊客更安心地「鳩嗚」。然而閘門能阻擋示威聲,卻不能阻擋港人與陸人之間的矛盾繼續存在。我們後隨示威隊伍,突然聽到前方有人大叫「我要真普選」、「公民抗命」,好像要打破光復沙田的戰鬥士氣。當眾人開始大叫鳩嗚時,一位青年人大叫小心有人騎劫,眾人即時鴉雀無聲,「繼續逛商場」。

示威者其後上樓並開始分隊進擊,眾人記者開始困頓,不知跟隨何群。正當困惑之際,曾焯文手舉寫著驅除蠻夷的紅旗橫額,再來光復,吸引眾人記者,急步跟隨拍攝。此時,除了「本前」及曾焯文以外,還有其他零聲的「光復」隊伍,我們一時間無所適從。

我們到了二期和三期間的天橋,情況轉差。有示威者激動圍堵拖行李之中國人,情況混亂,有中國人倒地需警察保護。期間,有數人被慈母圍堵,但外面有更多人握著電話食花生,好像不到採訪打卡則是一件遺憾之事。差人上前拘捕時,眾人魚貫擠入,一些用手拉出市民,一些大叫黑警。此時此刻,又如928 的彼時彼刻。我上前採訪本土民主前線的數位義士,強調是次光復為市民自發行動,不是策劃者之一,又指出跟光復屯門最大的分別,就是人民更進取,光復無路線。其後,我問「本前」一召集人 Ray 突然被捕一事是否為警察鎮壓反水貨行動的計劃之一,他們認為這是計劃一部份,更指出有同道中人在光復屯門時被無故拘捕,跟政治打壓無異。然後我們繼續做直擊採訪。

我們三人跟著人群示威,除了跟商場保安發生衝突,人群所到之處店舖店員都紛紛拉閘,以免成為討伐目標。「討伐水貨客」、「剷除左膠、港豬」的罵聲此起彼落,劃破了商場冰冷的空氣。大概到了五時,正當眾人聚集在商場中庭期間,有一名黑衣阿叔搭乘扶手電梯上一樓,並向中庭的示威者舉起中指。大批示威者見狀亦沿著扶手電梯上一樓,一樓頓時一片混亂。期間差人見群眾有衝擊之勢,不惜拉起紅旗和用上胡椒噴霧。逛累的市民停在欄杆看戲嘩然,或大叫香港建國的口號。待氣氛走入靜寂之際,一群青年走入中庭,大力揮動香港旗,高叫香港獨立,得到不少掌聲和鼓勵。一個個市民走上群眾參與光復,慈母的關懷阻止不了香港人光復驅蝗的風潮。其後,慈母撐著充滿紅根的雙眼、拖著疲憊的身驅到天橋後巷中休息。保安拖著一塊塊白板和築成簡單人鏈,阻止人民進入警員休息範圍。眾人見到如斯情景,不禁上前關心,提醒差人不要 hehe,叫差人好好回到警署休息。

最後,市民漸漸離去,回到充滿混沌的正常生活。是次直擊歷時三個多小時,期間我們聽到不少怨恨反水貨示威的聲音。「唔嚟買野香港就死喇」、「阻住晒呀我要行」這些話出自香港人口中,倍感傷心。水貨客嚴重影響香港人的生活質素,這一點是無可置疑的。但港豬就是口愛說「包容」,連有義士出頭相助,沒有半點感恩之心不特只還反過來攻擊義士。究竟香港人還要包容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