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香港

近日,水貨問題受社會熱烈關注。相信本刊讀者都對時事十分留意,或許也出席了多次光復行動。打擊水貨應為政府的責任,光復活動實在是迫於無奈。水貨問題已困擾香港多年,但政府似乎一直「放軟手腳」,對水貨活動「隻眼開隻眼閉」。當政府沒有保護我們的利益時,我們可以做的還 有做什麼?香港人的聲線已沙啞,可是政府還未聽到市民的聲音。

小編早前也親身在光復上水、沙田現場採訪,見到的是光復行動一次比一次成熟,可是左膠的數目也一次比一次多。就沙田為例,起始現埸經常傳出「六八九下台」等離題的口號,近半小時後才開始出現貼題口號,例如「愛國用國貨」。各位,左膠最擅長轉移視線,要緊記每次行動的目的。另一方面,示威者的行動也漸見理智,示威所針對的對象是水貨人士和商舖,而非店員。這一點非常重要,直接影響到反水貨活動的公眾形象。若示威者「衝擊」店舖時候令其有任何財物損失,你認為公眾對事件有何看法?小則:光復活動參與著失去理智、暴力。重則:光復行動重點不在反水貨,而是破壞社會秩序,參與人士變成一群暴徒。

警方的「執法手段」同時變得狡猾。在我角度,比起執法,他們更想製造混亂。小編在採訪期間全程戴上記者証,卻多次被軍裝、便衣警員從後用力推撞。究竟這是否維持秩序的方法?還是想把人群推跌,乘機製造騷亂,攻擊或拘捕民眾,藉此抹黑光復行動,然後可以理直氣壯地向傳媒表示其擾亂社會秩序,意圖引起混亂。網上廣傳多段短片拍攝到警察使用不必要的武力,刻意攻擊市民。MC仁制作了一曲「警察做事」以風趣的手法諷刺警員做維持秩序的手法不當,甚至「藍絲」犯事後可以被其護送離開,可謂無法無天。

光復期間,本報先後訪問了多名在場人士,包括來自外國的Thomas。他表示了解事件的因由,同時對光復活動十分感興趣,但不是土生土長所以感受不大。小編感到十分意外,竟然外地來港旅遊的人士都會關心香港的社會問題。後來遇到住在天水圍的李氏一家,起初李先生示表對事件中立,期後在追問下表示政府有需要採取行動改善水貨問題。李太太表示水貨問題十分嚴重,更認為現時大部分商舖的目標客戶並非香港人。李小姐表示近年的店舖類型變得單一,多為大品牌、金舖及藥房。他們更認為政府應該取消一簽多行以解決問題。

同是居住元朗區的小編身同感受。多年前元朗是一個平靜的市區,民風簡樸。自從自由行政策放寬後,來自中國大陸的水貨人士日漸增加。後來爆出「假蛋」、「大頭奶粉」、「頭髮豉油」等食物品質問題,中國的人民把生意頭腦發揮到極致,把香港的貨品帶到內地炒賣,自此元朗區的人流一日比一日多。幾年前還是中學生的我,每天上學路上的一家萬寧每天都大排長龍,年中無休。由於該路段設計時沒有預計到今天的人流,單是水貨人士已把行人路迫爆,加上元朗居民,令路面超出負荷,水洩不通。在截稿日前就發生了光復元朗,黑道及「原居民」大量動員,在埸人士的安危實在令人擔憂。

水貨問題「水浸眼眉」,在關口附近開設水貨城根本沒有解決問題,只是把人流搬到關口附近,卻為水貨人士省下車費,最後可能會帶來反效果。人流迫爆社區只是問題的表面,更應受關注的是水貨活動令日用品求過於供,直接令物價上升,影響民生。高官們有認真尋找問題的根源嗎?還是把廣大市民當作傻瓜,提出毫無建設性的解決方案,背後官商勾結?在此我敦促香港政府立即取消一簽多行,改為一簽一行,以及嚴格捉拿水貨走私,以解決問題核心、平息民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