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水貨客大舉南下,接近港深邊境的北區首當其衝。小編特意訪問了北區居民Morgan,從第一身角度看水貨客問題。

L: 聚言時報編輯部 — Lefthandside
M:Morgan

L:你在北區居住了多少年?
M:住了二十年。

L:可否講一下北區近年的變遷?
M:只能夠說的是六年前開始實施的「一簽多行」政策徹底改變了北區的容貌,很多大陸人在政策實行後過境到北區瘋狂購物。不論是商場商鋪或街邊地鋪,很多都易手成藥房。位於粉嶺港鐵站旁的名都商場,以往有一間坐落人流極旺的「3」電訊商店如今都變成了藥房。連「3」都被趕退,可想而知水貨客是如何的厲害。藥房自身也改變了很多,以往藥房是售賣藥物的地方,也有中醫駐店應診,但現在就變成了雜貨店,賣的都是益力多、利賓納、糖果,奶粉不在話下,完全變了質。

L:上水和粉嶺哪一區情況較嚴重?
M:肯定是上水。就像龍豐對出的行人路和單車路,永遠都是迫滿貨和一眾拿著行李的水貨客,水泄不通。在上水港鐵站旁邊的彩園邨彩園路,整條路都是水貨客就地開行李執貨。為何會在這裏執貨?因為附近有工廠大廈,內裏有人經營水貨集散中心….

L:好像早前聽過警方已取締了?
M:三年前警方進行「風沙行動」初期的確是有搜查工廈,但未有完全取締。我曾到那裏視察,看見的是一條條「行李」龍從大廈走出來,男女老幼甚至是推著嬰兒車都有,應該是水貨客從集散中心拿貨,再運回大陸售賣。

L:集散中心應該是集團式經營?
M:應該是。因為中心內是一批批這樣分發給水貨客,而這些水貨客應該會是中心的「僱員」,負責把貨運到羅湖。

L:你認為政府應如何解決水貨客問題?
M:最重要的是取消「一簽多行」,回復最基本的「自由行」。根本「多行」是根源,你說「一簽四行」都還可以接受,四次其實是很多的了。其次就是設立「黑名單」,禁止曾犯「水貨罪」的人士入境。

L:在你認識的人當中,有沒有人是支持水貨客?如覺得他們可以帶動經濟?
M:帶動經濟不是這樣帶動的。我沒有認識人是支持水貨客的,眼看落街就是一堆一堆的人在阻礙你的日常生活,腳指就成了手推車的攻擊目標,教你如何用「理性」同情他們?我看整個北區來說聯和墟算是較未受影響的地方,因該處位於上水和粉嶺之間,交通也相對不方便。

L:公共交通工具是不是也很擠迫?
M:上水港鐵站經常迫滿了人,而在上水搭去紅磡方向也是經常沒有位子坐,上水只是第二個站而已。至於巴士,反而就不是太多人,只是有一條巴士線279X特別多水貨客。他們乘坐279X到東涌東薈城買平貨。

L:你如何看待近期發生的反水貨客行動?
M:我理解他們的行動。自己住在北區也明白住在屯門和沙田的市民的怒氣,如果這些行動是可以減少水貨客來港的意欲,我是絕對歡迎的。左翼常說矛頭要對準政府,我只可以說看看他們在雨傘革命期間行為,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可以令政府取消「一簽多行」了。

L:少少題外話,聽說北區區內學校很多已經染紅,你可否補充多少少?
M:以前小學就讀的上水惠州公立學校已經染紅,小學生都在講普通話;中學就讀一間在聯和的中學,老師告訴我該校的初中生也是全講普通話。清河邨住了很多大陸人,加上跨境學童人數多,很多學校都已染紅,過多幾年中學也會全染紅。

後記:問Morgan會否搬離北區,他說現在還是學生,未有考慮過這問題,而他也說家人亦沒有搬屋的打算。的確,「香港地」還有哪兒還未淪陷的?你可以搬去哪兒呢?北區,又或者屯門、沙田和旺角,原來是香港人的地方。然而「一簽多行」政策實在是對香港太大的破壞,始作俑者是政府,攤子也一定要由政府去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