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人劉女士:我幫寶寶換尿不濕時,有個空姐,特凶狠地跑過來說為甚麼不關門。我來不及關門呀!這群人怎麼對孩子那麼沒有同情心?她又說你這孩子身體不舒服,可能是埃博拉病毒。我據理力爭,鬧了很久,那空姐就給機長打了電話,說機長要求我下飛機。臨走前我一時忍不住,哭了,跟機上乘客道歉。如果我拗得過那個無理取鬧的空姐,說不定就不會害大家耽誤那麼久。
說真的,我至到今天都不知道自己被要求下機的具體理由,下機後也問過地勤人員,地勤人員只說是機長的決定。這簡直是黑箱作業,人治国家才會發生的事情。我希望錄了視頻的乘客能還我一個清白,幫我維權。香港人也真奇怪,不穿尿不濕不能拉在街上,現在拉在尿不濕裹也不行,你們的孩子難道不用拉屎嗎?

乘客武女士:俺甚麼都沒留意呀!反正上飛機沒多久,後面就有爭吵聲,空姐說那位母親的小孩兒拉粑粑。俺就不明白了,小孩兒拉粑粑有甚麼不對呢?

未開封的尿片:你追著我跑幹甚麼?你沒看見我是清白的嗎?

乘客陳先生:當時我坐在飛機上,忽然一陣惡臭傳來,還以為漏煤氣了呢,結果一看洗手間,居然有個女人抱著娃娃在廁所裹搞衞生,還用洗手盆幫娃娃清粑粑。我當時就特噁心,這盆你拿了來洗屁股,我還拿這聚寶盆洗手啊?當時我們就叫那女人關門,那女人還辯稱來不及關,真他媽搞笑,都用了尿不濕了,難不成晚兩秒關個門再換,那片尿不濕就要穿了?

飛機:嗰朝比人嗌醒STAND BY,食飽後就等開工囉。點知等咗三粒鐘至有得飛,我最憎呢啲情況啦,明明返到OFFICE冇嘢做,佢係要你個人響度,至覺得你做梗嘢。依家啲BOSS係咁啦,攞你響OFFICE嘅時間衡量你嘅付出,攞出面嘅平均人公睇你份糧抵唔抵,能力?佢邊識睇吖。我之前個同事被佔領過夜,做S都冇補水,你話幾陰工。我話哂都係見過風浪嘅老手,今次好閑啫,比起飛飛下至爆我度門,呢單爆嘅門真係好小CASE。

乘客多位先生:我的確聽到那媽媽和空姐爭吵時,空姐提及“埃博拉”。那空姐根本沒任何證據證明孩子與埃博拉病毒有關,她讓那媽媽下機,恐怕只是因為和她發生爭執了吧?埃博拉只是個幌子。

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為了飛機飛行安全,機組人員有權力在認為飛機有安全問題,或者嚴重損害公共利益時,要求乘客下機,或者返航。但在洗手盆內清理孩子尿不濕不算嚴重損害公共利益,有關航空的相關法規,沒有細化到洗手間這種地方。無論怎麼想,孩子的排洩物都沒可能影響飛機飛行安全,機長太大驚小怪了。一看到糞便就報警,那是香港高官才會做的事情。

視頻:(截稿前記者尚未聯絡到視頻)

當事人寶寶:我當時肚子有點不舒服,就拉在尿布裹了。下飛機就下飛機唄,我覺得沒甚麼好說的。或許爸爸說的對,以前大陸窮,香港人現在眼看我們富起了,就眼紅了,心理不平衡了,連我拉個屎都要挑我毛病。人家大衛貝克漢姆的女兒不也在大街上撒尿嗎?十四億人泱泱大國的眼界畢竟和那個小破港不是一個水平的,你們的孩子就會問別人自己長大住哪裹,長大了也只會挑我們上廁所關不關門,其實我們的廁所跟你們的房子差不多大,關不關都沒甚麼區別。

清潔工:吓??伊波拉嚟???死囉,公司明明同我講去清便便咋喎!我著唔夠防護裝備,會唔會死?

四點鐘許SIR:當有人破瓌公眾秩序時,香港警察必會不偏不倚,光明磊落,以最低及必要武力執法。

港澳專家陳先生:一系列大陸旅客不諳機艙禮儀純屬港媒炒作,全世界那裹都有不守禮的人,大陸人不是特殊例子,不應在報導中強調中國人的身份。像我們中國寫報紙時,從來不講人的國藉的。

伊波拉病毒:……(受訪者忽然失去踪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