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

武器,簡單下定義,是可以傷害他人的工具,那麼,雙拳算不算武器呢?應該算吧,腳都應該算上一份,任何可傷害他人身體的部分,應該都是武器吧?才不是呢,「工具」嘛,身體以外的東西才叫工具。

那麼,什麼可以是武器呢?比如說,女性穿的高踭鞋,就可以是一種武器;當你練成獨孤求敗的武功絕學,草木皆兵,在香港警賊眼中,你應該是個非常危險人物,理應通緝收監了。

在元朗光復行動中,警方聲稱檢獲市民自製武器,包括辣油、洗衣機蓋「盾牌」等等,確實一般市民如果遇著這些武器,似乎束手無策,而且很危險,但是誰人令市民需要「製造武器」?不就是警賊本身運用過分武力嗎?市民只為了保護自己,才不得已又戴頭盔,又戴護具;誠如我之前所講,警賊不會中胡椒噴霧,所以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向你近距離發射,縱使你淚流滿面也好,血流如注也好,他們只會覺得你抵死,而不會覺得你受傷要送院或很痛。

若是普通市民「大驚小怪」,覺得人身安全受威脅而指責光復者,我倒覺得沒什麼問題;反而警方這樣的專業團隊,實屬小題大做。辣油對人體傷害有專業製造的胡椒噴霧厲害嗎?洗衣機蓋盾牌能阻到受訓警賊的窮追猛打嗎?若果這些屬於自製武器,我什麼時候身上帶了水樽、要買辣油回家,難道又會被控告我藏有攻擊性武器嗎?

要解決的不是市民,而是問題。再者,這些問題並非治安問題,是千絲萬縷又複雜的政治問題。警賊搖身一變成為打壓機器,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能保護自己的,就只有我們自己了。或許,我們可從自衛開始,像日本的「自衛隊」一樣,因為不是我們挑釁事端,而是被人欺壓在身上了。

什麼時候,能夠聽到如漫畫一般的對白:反擊的狼煙燃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