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的人很奇怪,宛如有人格分裂,但縱使「患有」(對,我不太認為這是病)人格分裂症,也總會有個主要人格(或稱管理者,人格分裂者似乎往往稱之為老師)管理對外的統一性;情況就如你讀書,整本書基本上行文和語氣都會一樣,價值觀及人生觀自不用說,除非那是合著。

那邊廂要打擊水貨客(張貼期限只有一個禮拜),這邊廂卻說「光復行動」影響做水貨客生意的舖頭,你到底要打擊還是不打擊?想吃兩家茶禮,做人不揸實中指,只懂「適當」時候靠邊站,果然是政棍一名。光復行動引起騷動,不能忽視它擾民的一面,但是,平日鬼國來走私的水賊,難道就不擾民了嗎?

讓我想起年初一、二,大家都樂見乾淨、清靜的街道,紛紛上載相片到互聯網,那是沒有水賊、鬼國人的天堂,這就是市民的日常生活,我們要的正常。可惜,這樣的正常,一年裡只有一、兩天,不要怨政府,牠們不過是奴才;要怪的,怪仍然貪圖安逸的自己;怪與水賊合作的金錢奴;怪離地萬丈,窮得只剩下錢的大財豬。

明明知道被剝削,卻甘於被剝削;明明知道那個人是立壞心腸,心術不正,明明早前才與市民高唱反調,助紂為虐,只消一兩句「為仗義執言」之辭,就輕易相信他倒戈相向,這世上沒有比這更善忘、更天真、更良善的人了。

常常說,患上人格分裂的人不正常,有病,但在我看來,在世間搖擺不定,風吹哪邊倒哪邊,心不純不正,卻指謫他人不正常的人才是瘋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