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k.hket.com

topick.hket.com

看著光復行動,在網絡、電視都看到一個女示威者血流滿面,讓人痛心不已,還要被警賊捉回本營,憂心忡忡啊;要對抗蝗蟲之餘,還兼要應付藍屍、黑心人、警賊等的攻擊,何能讓同伴承受此等傷害?

一語道破,方法錯誤、制度不公。警賊打人,難以入罪,市民還擊則干犯襲警罪;藍屍、黑心人打人,在警賊護送下安然離開,之後再來突襲,又再竄逃,就算市民衝得破心理關口,以牙還牙,都是帶罪之身,但我覺得,既然你出來集結、之前參與佔領已經是違法、犯法,那麼多一個非法罪名,也都是帶罪之身,那又何妨?話雖如此,切莫以身試法,警賊身體也不是金剛之身,會受傷的,不能做違法和傷害他人的事啊。

而我以前很天真,相信可以勸服警賊,站在公義一方,其實這是不可能的,叫任何既得利益者放棄、甚至推翻自己的利益,都是天方夜譚。誰人會放棄薪高糧準,有特權的「鐵飯碗」?更不用說早在學堂已被洗腦,這份優差可比一輩子當樓奴的我們好多了,憑什麼要人相助呢?況且,他們不會懂得示威者的痛。警察會中胡椒嗎?不會啊,所以他們可以兜口兜面近距離噴在你面上;他們會受警棍毆打嗎?不會啊,所以奮力往你頭顱招呼;他們會被人拉到暗角打獲嗎?不會啊,所以他們光明磊落啊。

拜託,我不是說什麼行動都是徒勞,目前要解決香港種種問題,也只能透過政策去解決,諸如水貨問題、換血問題、教育問題等等,這些是制度上的牢籠,然而我們不是執政者,我們沒有相應的權力和法律效力執行、改變,硬碰硬的光復行動,頂多換來一陣騷亂,沒有什麼人會因而同情本土受苦受難的群眾,住在「堅離地城」的人只會想著什麼時候舉家潛逃海外,又或叫你不要動搖他的既得利益。

反而我們應該學會無形流水,多變通,嘗試以不同形式讓那些服務鬼國的商戶受到應有的懲罰,像青永屍所言,不要做的那些事就切記不要做了,否則連累人家血本無歸,將自己的快樂建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就不太道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