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都聽過「社會撕裂」這組用詞,韌帶、傷口可以用「撕裂」修飾,但「社會撕裂」這種狗屁不通的用詞,可稱之為「蝗語」。

新朝代建立,往往正名更朔,而大陸用詞侵蝕本土文化亦足以印證,在「撕裂」,應用「分化」重新取締,那麼何謂分化呢?分而化之,化有移風易俗之意,即將原本一個族群,分為兩個或以上的族群,管治並教化,最終使一個族群分裂,這就是分化。

現在政府口口聲聲說,反對派搞社會分化,激起中港矛盾、衝突,事實上又是不是這樣呢?

那要從香港本土,還有中、港本身是否一個族群展開探討。

香港本土,本身已經「不和不同」,何謂不和不同?千百種聲音,不和諧,各執一詞,互相攻擊,未見過「和」,舉如民主派之間的政黨,本身立場、目標、利益已經不一致,更屢次有鬼打鬼現象;保皇黨與民主派之矛盾更是明顯,於是,這首先顯現不和不同。

再從市民中去探討,基層與富戶,或稱中產去比較;基層追求的是安穩、飽暖的生活;富戶追求的,是生活需要額外的奢侈;衍生出什麼現象呢?創意鬥效益、滿足鬥利潤、小店抗衡連鎖集團,而往往都是後者勝出,因為政策都一面倒傾向既得利益者,以致被剝削的群眾無以求生,終日勞勞役役。

再探索下去的話,將會是個無底深潭,舉如人與人之間缺乏溝通、失去人情味的冷漠,諸如此類,因此,還是讓我講另一樣議題:中、港之間的不和不同。

中國的根,尤其是文化的根,早於文革批鬥,反孔破舊時被拔除得一乾二淨,所以除了國家領導人,偶爾提及《論語》、《易經》等,好少見到以外的人講及仁義禮智信,他們掛在嘴邊最常講的是:中國強大了,沒人可以欺負我國人民了!這種幾近被害妄想症,而又出於報復的心態,造成了只向經濟實力、向財富看的心態,於是黑心商人、貪官污吏,什麼牛鬼蛇神都出來了,我們只見到自私自利的中國人。

所以,各國討厭、排斥中國旅客,除了因為他們沒教養、沒文化,還因為他們不懂尊重、接納其他國家文化,更選擇無視、摧毀其他文化。

至於香港呢?不少富戶,或稱為離地中產的人,奉經濟為大道,漠視文化及其他發展,骨子裡與中國人根本同出一轍;但他們受惠於英治殖民地時代的好處,假裝紳士模樣,道貌岸然,叫人看著噁心。

又因為香港未受過大躍進、文革等荼毒,而避難到港的學者、文學家,帶來了學識、文化的種子,兼之英國對中華文化的漠視,不加以控制、消弭,讓香港文化得以多元發展,這種任由創意發揮的環境,孕育出不少著名成功人士,更讓香港得以一直保留不同文化。這種與中國環境截然不同的政情,培育出不同的文化氛圍,更加突顯了中、港之間的不和不同。

本來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地方又何來分化?忽爾每日均有移民湧入,又放任一簽多行的自由行來「搶掠物資」,以致物價騰貴,更塞爆各個商場、街道;教科書為權威產物聲稱香港是:「地少人多」的彈丸之地,既然如此,何來能力容納這麼龐大的交通與住屋需求?

到底是誰在搞分化,激起矛盾衝突?不曾在平民地區生活過、走過,而假裝瞭解民情的傢伙,永遠不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