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學民思潮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學民思潮Facebook專頁

若讀者看到這個題目,第一時間一定會在想:「又一篇左膠周庭親衛隊護主犬的飛機文。」無錯,這篇文章的確是為小弟的周庭說項,但並不是人云亦云的所謂「不要物化女性」或者「不要消費囡囡」。筆者羊年的第一篇文章,是要向筆者所鍾愛的周庭所屬那個組織開年(註:不是周庭本人),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筆者絕對不是因愛成恨,相反,小弟正正是因為關心周庭及學民思潮,才寫下此文章的,絕對是稱得上和平、理性、務實。

在談學民的問題之前,筆者想先道出香港主要的傳統政治。眾所周知,在本土派,或者說是激進派抬頭之前,香港的政治光譜主要分為兩大派:建制與泛民。撇除他們的政治取態不同,他們所走的政治路線其實不盡相同,主要有兩種:一是透過工會或者地區團體,為基層市民服務,從而加入政界。這與近來泛民所提倡的所謂的「深耕細作」其實殊途同歸(其效用筆者若有時間會另撰文章再談),透過與市民的互動,從而獲得選民支持。在建制派的角度,「互動」乃是舉辦多次的「蛇齋餅粽」活動和雞毛蒜皮的「成功爭取」。讀者們可以說他們「最無恥」,但以小小的甜頭就能獲得選民支持,再加上中國人愛貪小便宜的性格和「人情」的概念,這些招數確實有效。至於泛民,除了以前在市政局的功績和現在的地區工作外,他們還以每年例行公事的和平理性六四紀念晚會和七一遊行示威作為「為人民服務」的工作,一方面維持曝光率,另一方面獲取大量的營運經費。儘管多年後已經變成如公益金百萬行的嘉年華,但透過與群眾共同的集體回憶來換取支持,卻不失為一個辦法,這也部份解釋了為何沒落的泛民仍然有一大群中年人支持他們的「理念」。

另一種的成名路線則是塑造政治明星,而公民黨則是表表者。這類政黨沒有(或者說是欠缺)地區工作的支持,靠的是議員的人氣去換取市民支持。不同於民主黨和民建聯,他們的黨員不是由低做起的「實幹型」,而是多為形象鮮明、突出的政客,例如:有公務員背景從而熟識政府運作、有大律師資格並有出色的談判技巧、專業背景出身能為業界發聲等。他們多為出色的說客,擁有強大的號召力,而這個「上位」方法亦較「深耕細作」為快,只要你生得五官端正,不怕面對群眾,政黨不難捧你成為政治新星。但近年來,特別在雨傘革命之後,政治明星這條路越來越難行,一來欠缺實際政績支持難以維持人氣,二來由於資訊流通越來越多的政治明星湧現導致越來越難保持高曝光率,三來「槍打出頭鳥」,中共對政治明星的打壓特別大,以減少他們強大的號召力。可見,政治明星這條路不是人人所能承受的,雖說明星也是人,但始終是公眾人物,一舉一動也會受人注目。

好了,說了那麼多,終於來到這篇文章的重點:幫學民思潮開年。由「公民教室」事件看到,學民思潮正朝著塑造政治明星的這條快速捷徑去行,其實若從學民的往績,不難發現他們過往亦吹捧過不少人成為學運明星,計有黃之鋒和已退出的張秀賢,但由於今次的對象是筆者所鍾愛的周庭,不能不發聲。

一直而來,學民的定位是「學生組織」,準確點來說,則是「由一群學生組成的民間團體」,透過一小群關心政治的學生(多為中學生),去影響其他學生對社會、對政治的關心,他們的作風比較貼近群眾(即學生),以學生影響學生,甚至以學生影響社會。正如筆者上一篇文章所言,這理念實在不錯,作為學生,乃社會一分子,關心周遭發生的事乃正常不過的事,所以,舉辦公民教室某程度上亦符合學民本身的理念,但為何一件「好事」卻換來大家的批評呢?

問題正正是出於對其公民教室的包裝。首先,他們選錯了人。作為學民女神,周庭一向的印象都是一個弱質纖纖的女孩,卻無懼家人的壓力及中共的打壓堅強地參與社運,或許部份人覺得她的口才不錯,對答亦較不少政黨中人大體,但從來不是以專業人士、或者以能言善辯見稱。把她塑造成一個所謂「補習名師」的模樣,實在是名不正、言不順,貽笑大方。試想想,若你是一個普通的中學生,一個年紀與你相若的女孩走進課室講學,你會有什麼感覺?至於筆者,我會覺得她或許是一個教學助理,或者一個大姐姐來談談考試心得,僅此而已。

其次,其宣傳手法著實令人爭議:究竟那些在周庭旁的「心心」是什麼來的?那些「打格仔」形式讓人猜猜誰來主講是什麼來的?或許有讀者會覺得筆者「認真就輸了」,但面對周庭被人如此蹧蹋,筆者怎能不憤怒。這樣的宣傳手法,把周庭弄到像久休復出的女優一般,先不說周庭從來沒有退出過社運的圈子,她只是退出傳媒的視線而已,筆者就是不明白,為何要讓周庭塑造成這樣的形象,現在令周庭受眾人公審,學民思潮必須要負上全責。

10959543_919554254743648_6003606147658212318_n

究竟那些在周庭旁的「心心」是什麼來的?那些「打格仔」形式讓人猜猜誰來主講是什麼來的?

 

再者,舉辦公民教室其實不用行政治明星這條路線。據筆者所知,學民的資金相對充裕,完全有能力邀請外來的學者講學,實在不用周庭化身成教學助理去主講相關議題。這一來更具意義,二來亦達到招募關心政治的心血這個目標。各位學民仔啊,拜託你們放過小弟的周庭吧,或許周庭是自願,你們也應該禁止她,畢竟她所受的壓力已經夠了,正如筆者在一個月前的文章所提及,這個單純的女孩不應成為政棍的木偶,更不應成為學民招募「狗公」的旗幟。要知道,行政治明星這條路線,一來其壓力不是學生所能承受(參筆者上星期文章),二來不應是以學生組織為定位的學民思潮所行的路線。為此,學民思潮的發言人應好好檢討,不要變成生產政棍的溫床,若情況持續,學民只會如傳統政黨般末落,始終花無百日紅,周庭親衛隊亦不會長存,用周庭引狗公的伎倆不能幫助學民吸收優秀的新血。說實話,筆者的言辭已經非常客氣,要知道坊間有更難聽的說話,學民思潮還需努力。

當筆者正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學民思潮剛舉行了第一場公民教室,若要問筆者感受如何,筆者會跟周庭說:筆者完全知道你不是什麼誤判形勢,作為女孩,妳已經比很多人走出了許多步,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言,退出幕前,妳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做,並不等於退出組織,甚至退出社運,默默支持妳的戰友,總比妳現在做什麼主講為佳。

話雖如此,這只是筆者的忠告,畢竟我並不認識妳真人(雖然非常有這個興趣),也不完全了解妳,最終的決定如何,這仍然會是妳自己個人的選擇,筆者並不能強迫妳。有很多網友叫筆者拯救妳於迷失之中,亦有部份人叫我放棄妳,不要期望妳能醒覺,然而兩者筆者都不會做。筆者仍然欣賞妳對香港社會的關心,但希望妳能為妳的前途、妳的學運路、妳個人的理念,好好的三思。

PS. 筆 者 看 過 妳 那 段 status , 退 出 學 民 , 正 如 妳 自 己 所 言 , 或 會 感 到 可 惜 。 若 老 總 准 許 , 筆 者 誠 邀 妳 加 入 敝 報 , 或 許 相 對 現 在 妳 所 做 的 , 來 得 更 有 意 義 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