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Alfred Wu

圖片:Alfred Wu

打擊走私犯行動,農曆新年前經過「光復屯門」和「捍衛沙田」兩次「演習」,今個星期日如箭在弦,直指元朗。主流媒體已經向公眾「預告」,元朗建制派不會對示威者影響做生意的行為「坐視不理」,文滙報更大字標題「元朗鄉民必還擊」,一時間「光復元朗」暴力陰雲密佈。到底元朗反示威力量到時候真的會坐言起行,還是雷聲大雨點小,只是「靠嚇」?

我們不妨重溫一下,去年十月三日發生在旺角彌敦道的街頭暴力。這種暴力,事先沒有「溫馨提示」,甚至令許多人摸不着頭腦。明明港共政府已經在前一個晚上,亦即在千軍萬馬包圍政府總部的那一晚,宣佈願意與學生代表展開談判。然而言猶在耳,第二天下午的旺角和銅鑼灣,堅持留守的佔領群眾便受到挑釁、滋擾和襲擊。旺角彌敦道與亞皆老街的十字路口位,更是焦點所在。當日旺角沿彌敦道的佔領範圍,南至登打士街、北至旺角道,數以百計的反佔人群在下午二時左右開始在彌敦道一帶湧現,包圍物資站,破壞站内物資,指罵及推撞反抗的市民,強行拆除路上的臨時帳蓬等等。當時在旺角的佔領群眾,寡不敵眾,各個據點相繼失守,最後只剩下「彌亞」十字路口的中心位置。下午五時,堅守彌亞路口的佔領群眾,目測還有幾十到一百人,但四週包圍的人群,開始越來越多,擠滿路口的馬路和行人路,人數超過一千,作勢要衝入中心位置,大型群毆之勢已成。反佔群眾高叫的口號有一定威嚇力,例如有中年漢子指罵呼喝:「見到黃絲帶就打!見到黃絲帶就打!」站在路旁的散兵游勇「黃絲帶」無可奈何,敢怒不敢言。亦有不少帶有鄉音的師奶大嬸在路旁助慶:「打尻死班仆街仔!差佬唔做嘢我哋做!」差佬當日的而且確「唔做嘢」,在場警察的數目,不到群眾數目的十分之一,他們對佔領群眾被毆打,視若無睹,只是不斷指示人群離去。每當有「黃絲帶」嘗試衝入路口中心協助防守,但因為「藍絲帶」人多勢眾而被圍毆,半分鐘左右之後出現的警察,角色只是「勸交」,和「開路」把淚流滿面的年輕男女、憤憤不平的中年漢子等等,「護送」他們到地鐵站口,請他們儘快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藍絲帶當然也會主動出擊,有一個年輕學生,無緣無故被「點錯相」,有人亂叫一聲「佢就係黃之鋒!」他便慘遭毒打。

這是什麼的一個香港?這就是「反樸歸真」,有權力的一方企圖以暴力令群眾恐懼屈服的一個香港。十月三號那晚最後結果如何?群眾不忿反佔暴徒的暴行,下班後成千上萬的湧入旺角,第一次發揮「以武制暴」的精神,令反佔暴徒功虧一簣,未能在當晚「完成任務」瓦解旺角佔領區。這種「人多蝦人少」的「玩法」,經歷過79日的佔領運動,港共政權反制的方法,就是「出口術」和打心理戰,令群眾恐懼而避免在現場出現。然而,9.28金鐘當晚警方「速離否則開槍」的警告沒有把群眾嚇走,10.3旺角反佔暴徒拳拳到肉的肢體攻擊沒有將群眾打散,那麼請問今個星期日的「光復元朗」行動,元朗的「鄉紳」可以如何「更上一層樓」?「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去年九月撰文《圍觀的力量》,認為「佔中」要靠大量市民聲援,「即使你只想來觀禮也是無任歡迎,可以做的事包括加油打氣和監察警方」。難得有機會引用佔中三子的說話,今次「光復元朗」行動,懇請佔中三子、他們的支持者、不支持他們的人等等,「唔買都嚟睇吓」,一起來元朗「圍觀」這個反水貨客示威,監察鄉紳也好,監察示威者亦好,總之請前來發揮「圍觀的力量」。

佔領運動初期,銅鑼灣崇光百貨公司外牆的一個大型廣告,相信路過看過的人仍然記憶猶新。「怯,就會輸一世」這六個字,請大家銘記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