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啦A夢,我……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呀!」大雄在多啦A夢耳邊說罷,就戴上竹蜻蜓到空中興奮地飛舞。而多啦A夢坐在草坪斜坡上仰望這個一無是處的男孩,同樣替他高興。

這時,程式執行,多啦A夢奉命要在四十八小時後回到未來,因為大雄已經得到幸福了。

慢著,實情真的是這樣嗎?

只怪入場前期望過高,又或者說製作單位只顧電腦特技效果忽略劇情節奏,當全世界都說這集《Stand By Me》十分非常相當超級感動的時候,論多啦A夢和大雄之間的羈絆,小膏反而覺得《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更能觸動人心。(最催淚的,莫過於林保全先生的女兒在片頭的留言。)

劇情圍繞多啦A夢與大雄相遇和分別的來龍去脈,亦集中交代如何改變歷史令未來的大雄跟靜香「拉埋天窗」。小膏看畢這片長九十五分鐘的電影,沉重的感覺蓋過感動,一直在反思何謂幸福。

無疑,大雄能夠和靜香共諧連理於他而言是幸福,但卻只是屬於未來的大雄的幸福。多啦A夢被強制離開回到未來後,身為小學五年級生的大雄沒再真正快樂過,直到他誤信胖虎撒的謊才難得一次笑逐顏開。他哭著自言自語,指多啦A夢永遠不會再回來,沮喪得霎時忘記自己喝了說謊藥水。然而,當一隻熟悉的藍色機械貓重新從抽屜裡現身,他彷彿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再上天堂一樣。

可想而知,由多啦A夢坐時光機來到的那晚開始,大雄已經得到幸福。儘管起初多啦A夢拒絕留下,儘管大雄總是依賴他,看似一方在執行任務,一方在貪圖法寶,可是久而久之相處下來,他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胖虎、小夫、靜香及出木杉幾個難捨難離的好朋友一同創造過無數個「期間限定」的回憶。

《Stand By Me》這齣笑過哭過就算的立體動畫電影,實際上訴說了現今社會的畸型狀況。大多都市人都把幸福和愛情劃上等號,甚至將幸福物質化,以為有車有樓有錢有情人才叫幸福,結果十居其九都活得不快樂。

有時,目光放得太遠,只顧追求未來的幸福,忽視了當下。而且愛情從來不是界定幸福的唯一標準,視線離開一下手機和電腦的屏幕,望望身邊的朋友和家人,一段段友情和親情,難道你不感到滿足嗎?滕子.F.不二雄老師筆下的《叮噹/多啦A夢》伴隨你我的童年,走到今天,沒有令你會心微笑嗎?每天一覺醒來還能走動,都值得感恩。其實幸福簡單得很,只欠我們懂不懂用心感受。記得生活中充滿許多,村上春樹所講的「小確幸」──微小但確切的幸福。

「幸福在咫尺」,並非隨口說的話。

生活縱然艱難,我們亦沒有一隻來自廿二世紀的藍色機械貓相伴,也都是值得幸福的大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