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id-20150215_161643

二月八號的「光復屯門」和二月十五號的「捍衛沙田」,連續兩個星期日的「反水貨客」行動將「旺角鳩嗚團」成功「變種」演化為每週一次,在各個受自由行走私犯影響嚴重的區域輪流示威抗議。上星期日大年初四,走私犯南來香港的人數不多,香港人也樂得有一個長假期街道上人流比平日少,彼此休戰一個星期;這個星期日亦即三月一號,網上一早號召好,共識是出戰元朗。「光復元朗,取消一簽多行」,口號和上兩次沒有分別,只是元朗一向是鄉事建制派的大本營,今次選擇出師元朗,可以說是對本土激進派在雨傘革命後第一次真正的考驗。

各大報章已經紛紛「警告」,「光復元朗」行動誓必引發激烈衝突。太陽報早在過年前,二月十七日報導「反水貨客行動下一站元朗」,清楚預告網民三月一號出擊元朗,但指元朗圍村居民人多勢眾,網民擔心示威者會被村民圍毆。十八鄉鄉委會主席梁福元,兩日前上電台節目指,元朗人齊心團結,屆時如果有人阻礙店鋪做生意,到時必定將搞事份子「交予」警方處理。元朗區議會主席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可能代表民建聯官方立場發言,不認同採取行動「還擊」,指會約見元朗區幾名鄉委會主席,呼籲對方勸鄉民保持冷靜。

今次打擊走私犯運動出師元朗,重要意義有三。第一,就是演練讓網上流傳的集會如何「自我實現」,那麼以後的集會,便不需要再由一個有名氣的組織發起和「吹雞」。以往組織發起人往往要公佈參加人數,以便鼓勵本來仍然持觀望態度的人臨時加入。二月初「光復屯門」行動,組織者不但領頭號召,在現場更高舉組織旗幟。結果警方在一個星期後的「捍衛沙田」行動的那天清晨,以「涉嫌破壞社會安寧」罪,上門將「本土民主前線」負責人Ray拘捕。「捍衛沙田」行動,大家都學了個乖,在行動前幾天,有份呼籲行動的組織,索性宣佈行動取消,避過警方的「斬首行動」。警方一向是假設蛇無頭不行,把組織者拘捕打壓,便覺得大規模的示威活動便不會再出現。這對付以往「和理非非」式的抗爭行動,事實上是行之有效。「溫和派」的抗爭,就是希望利用道德感召力,喚醒群眾,所以組織者都十分在乎「抗爭倫理」,覺得自己身為領導的一方,如果對自己發起的抗議行動「唔認頭」,是「極度不負責任」的行為。民陣如是,佔中三子如是,學聯、學民思潮和社民連也都如是。所以才會有去年十一月十九日凌晨那奇怪的一幕,立法會玻璃窗被打碎了,但是由於不確定誰是事件的組織者,一眾「黃絲帶」紛紛譴責「暴徒」,比建制派還要快還要恨。他們對群眾自發運動,可以說比警方有更深刻的恐懼。那麼多人覺醒了,知道需要自發出來抗爭,保護自己的權益;而抗爭是一呼百應的形式出現,不再需要任何代理人組織、籌劃和維穩。如果「捍衛沙田」、「光復元朗」這類自發式的示威集會一次比一次人多,「溫和派」以後的遊行集會,難度不會一次比一次人丁單薄嗎?

「光復元朗」行動,在傳媒廣泛暗示「圍村佬會出嚟還擊」的「暴力暗影」下,當日願意跑去元朗的「本土行動派」,究竟會比跑去屯門和沙田的多還是少?包括梁振英以及民建聯在内的建制派已經明言,會在下月到北京開「兩會」時提出「對内地居民來港次數設限」,這次「光復元朗」行動會不會因此流失了一定的支持?有四分之三香港人討厭中國遊客影響自己日常生活,他們會不會反而覺得,激進示威者「做到嘢」,更加傾向支持激進路線?這是「光復元朗」行動的另外兩個重要意義,筆者會另文討論。

2015年轉眼又快要到三月份了。相對2014年的10月和11月,今年的頭兩個月,「好似乜都冇發生過」。難得三月的第一日便有大型活動,「仲等咩呀」?三月一號,元朗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