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新正頭,各位快樂慶祝拜年。

羊年一開,葉劉淑儀就被麒麟制裁,成為一時佳話,看來今年開了一個好頭。

劉皇發每年為香港求籤,亦是必看娛樂之一。

關於車公靈籤籤文內容有沒有深度問題,笑笑就算了,反正語句都是亂寫一通。

不過求籤問卜準確,跟籤文語句寫得好不好沒有關係,這是因為天人感應。天覺得這些字句對你好用,「那你就用這個吧。」

然而大家都有一個問題,劉皇發求的籤真的代表香港嗎?

算命和占卜都有一個最基本的標準,就是以「我」做中心去看其他元素或者求問之事。

例如八字以日元為我,去看其他七字、大運、流年之力量對我之影響。

而求籤,多求「自己」的今年事業如何,能否結婚,橫財多寡。

單求自身之事,是為心念執著之所在,所以天人為之感應,之才會準。

而為他人而求,先要有對方的允許,才能達至心念一致,這才會準。

但劉皇發為香港所求,先問大家一句,大家是不是跟劉皇發一樣希望香港順風順水?

啊,這樣問好像不太好。轉轉一個方法問,大家是不是跟劉皇發一樣有共同的意志,而去求香港的運程?

求籤問卜,先求心無雜念,心志集中,concentrate在一個問題上,才不會得到一個胡亂的結果。

再求真心求問,而不是拿籤文卜文來肯定自心已有的決定。因為上天先聽後應,你只會求仁得仁,「你想聽這句嘛就給你聽。」

好了,知道一些求籤問卜的一些正確做法後,可以分析一下。

有沒有人不同意劉皇發的意志?他問的不是劉皇發的前途,是問香港的前途。如果香港7百萬人,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他的意志,意志就會雜亂,基本上籤文就會有錯亂,用不著。

但為什麼,大家會覺得他為香港求的籤文說的很準?

例如2012年求得一支香港知名的籤:「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但管信邪修正外,何愁天地不知聞。」

2013年:「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盧,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

又2014年:「福無私與皆天賜,禍不空生自有招。一片婆心能積善,自然福長禍潛消。」

雖然每人都有不同的解讀,但今日望回頭,籤文也算準確。那應該就是以下的第二個情況。

劉皇發為香港而求,為港人而求。為的其實是為跟劉皇發同一理念的港人而求,為「特定的港人」組成的香港而求。

這樣就合乎求籤問卜的正確方法所求得的結果,解得通了。

邪鬼兩不分,政府和地區內的各人各懷鬼胎神鬼不分。

駟馬威風出門,赤腳空空返回,人人蝕本被騙收場。

福天賜禍自招,叫那些貪婪之人快點收歛。

這根本就是對劉皇發與一干對財對權之貪婪小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提醒。

這一干人等希望香港繼續繁榮以令自己橫行無忌,繼續貪財貪權,得到只是為「特定的港人」求的一支籤,每年的對他們的一個告誡,勸他們回頭是岸,每年如是。

偏偏這一干人等,以為籤文是對香港七百萬人每個人的訓示。有什麼錯都不止我錯,是所有人的錯。

因為他們的私心,私心太盛太傷人了。社會民間疾苦不屑一顧,戀棧權力和財富,你猜他們真的會關心香港嗎?

關心他們在香港的私利發展了吧。所以那支籤,指的香港只是「只有他們這些貪婪之人的香港」。

今年乙未羊年,他為「香港」求得的一支籤:「晨粧露彩髻邊雲,玉佩珠顏錦似銀,色則是空空是色,觀音曾勸世間人。」

簡單來說就是眼見金銀,乃過眼雲煙,不要太貪心。

香港現在的時局,對貧苦之人,想貪也貪不了。難道籤文是說各位貧苦,三餐不繼之人,又或者上不到車的各位嗎?嘿嘿,這就像太陽在上,日光普照,一切昭然若揭。

一切只是對劉皇發一干貪婪蛇鼠的警戒,其他人不用上綱上線,但你喜歡的話可以對號入座。

籤準而人昧。籤準,這是上天對俗人的捉弄。人昧,這才是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