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RTHK

圖片來源:RTHK

李德成之後,另一位《蘋果》養士吳志森又就退聯風波出招,維護「退聯中共最高興」論,反駁李怡早前「敵人吃飯,我們吃不吃飯」,他說,這種論點「用來吵架或許真夠霸氣,但想深一層,敵人高興不高興,其實相當重要」,但怎樣重要法,吳志森卻沒有說。

吳質問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後有沒有成立新組織的打算,若無,就是一時意氣,沒有周詳計劃,也沒有想清後果。

但,就算是,又如何?就像離婚的丈夫質問前妻,離了婚有沒有計劃結識新歡?有沒有打算組織新家庭?會生多少個子女?沒有?你一時意氣!毫無周詳計劃!如果你們是那位前妻,該作何感想?脾氣好的,大概會以一句「關你撚事」作結,脾氣差的大概該一巴打過去,並慶幸自己已經離開這個窩囊廢。

港大退了聯,該怎樣走下去,是他們的決定,不容旁人置喙。湯家驊打死不退公民黨,夠團結了沒?共產黨是不是該很不高興呢?吳生?

凡事計算我這樣做中共會不會高興,敵人不高興,我就很高興。這是什麼思維?這是街市師奶買菜的思維,好像佔了菜販幾毛錢便宜就得勝了,然後樂上半天,買貴了一點點,就如喪考妣,呼天搶地,這就是那班開口閉口「顧全大局」的「意見領袖」的大局觀了。

見到這種「意見領袖」還能在報章上放屁,不禁令人啞然失笑,原來我們從前都在聽這種屁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