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182-compressor

政治素人、高學歷、年輕、一腔熱血,青年新政一面正氣,但現實往往殘酷,有理想唔係大哂。要贏選戰,就要有一套完善的策略,尤其是在重視地區政績的區議會,這班滿腔熱血的政治新鮮人,要如何殺出重圍?

 

給市民第三個選擇

民建聯財雄勢大,地方根基札實,青年新政卻說要挑戰保皇黨,憑什麼?「好多媒體都是根據《蘋果》的報導認為我們要狙擊民建聯,但我們要在這裡重申一下,我們不只是狙擊民建聯。」巴治奧鄭重澄清,「這次的選舉我們想做兩件事,第一,透過選舉工程給香港人一個信息:我們想要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和從下而上的民主制度;第二,透過贏取議席去改變議會。」

「數字上好簡單,上次2011年區議會選舉泛民與建制的票數比例是65萬對47萬,泛民大敗,但立法會方面泛民票數上卻是大勝,明顯當中有一部份選民不見了。」巴治奧分析:「我想有三個原因:一,他們不知有區議會選舉,因為區議會選舉在媒體關注程度上很低;二,沒有投票的動機,覺得投完沒有意義;三,當區未必有啱心水選擇,當有兩個候選人,一個民建聯,一個民主黨,民建聯我一定不投,民主黨可能又投不下手,令人不想投了。」

「就以我的選區為例,當年海怡區議員是民主黨的馮煒光,含淚投了一次,他卻投了共;後來人民力量來狙擊,但明顯已經輸了,因為對手是新民黨,所以那次我連票也沒投。」談到自宮發言人,巴治奧一臉苦笑,確是一副「苦主相」,「我們出來要給選民知道三件事,一是有區議會選舉,二是他們投票是有價值,第三是讓他們知道選民是有選擇的。」

 

不打泛民?

嗯?第三選擇?《蘋果》的專訪說你們不會狙擊泛民喎,何來第三選擇?「我們從組成到現在計劃有過不少轉變,最大的影響當然是現實的考量,一場選舉最重要的是人、錢和媒體,在香港搞一場選舉最難找到的是人,選舉義工工作可能只需要9個月時間,但參選人卻不止,若果當選的話就會長達4年9個月,做錯了的話就很可能不是我們當初所想。」

人不夠,唯有作取捨,巴治奧也很無奈:「你估我唔想431區選哂做公投?但我暫時搵唔到咁多人。」

「或者我又再重申一次,所謂「唔攪泛民」係指2015我們不會「攪」他們,但不要讓我們知道泛民想「攪」我們。」

那麼,青年新政如何選擇落那個區,可以贏到之餘,又不「攪到泛民」?

巴治奧說:「我們與泛民沒有協調的,但有些地區是他們主動放棄的,例如葉國謙、梁美芬的選區,他們知道必定大敗所以連選也放棄,這些區我們會做。但調轉黎講附近一些選區我們就要定,泛民最好不要來。」

街工、民協票倉葵青區又如何?「葵青區內有像街工的組織,在地區工作上亦做得相當好,這些我們都是承認的,現實上我都唔認為我哋能夠係9個月內做得比他們好。但我們將會以有限的資源去做好地區工作,在九個月內盡量縮窄我們與地區大政黨之間的距離。」計算多多,都是為了兩個美好的夢想:「我們選區議會的其中一個目標是破保皇黨壟斷的局面,以作一個示範單位,第二就是結合其他同路人力量,得到一個超級區議會的位置。」

驟聽下去,很多主張激進的讀者或者覺得,又是「從量變到質變」、「唔好分化」那一套?Johnathan解釋:「我們想從議會去改變香港,前題是得到議席,我們沒有議席沒有話語權,就什麼都做不到。」理想很浪漫,但現實就是現實,「我們選擇選區是考慮過勝算,我們亦為此做過不少分析,因為不同區別都有不同的議題,我們以此做了分析。我們不會特意去避任何政黨,只要有勝算,我們就會去做。」

「總結一句,有崇高的理念都要可持續發展,何況香港還有多少次機會可以畀我哋救得返呢?」巴治奧決心很大。

 

目標:葵青、中西、油尖旺

青年新政正積極考慮出選葵青、中西和油尖旺區,並已落區開展地區工作。

「葵青區是泛民和建制勢力最接近的地方,若果我們成功勝出,就可以使葵青區成為示範單位,當然亦需要泛民配合吧。」

「油尖旺區本來的想法是選大角咀地段,這是被高鐵影響得相當嚴重的地方。當初要起高鐵的時候香港人已經覺得『好唔對路』,不過當是『應酬費豪畀你』罷了,但現時當地居民受到嚴重影響。」

「至於中西區,則因我們當中有一位西環村居民,而區議會相當重視民生議題,而西環村則在做地區重建。」

「不過老實講,地區工作我們是『輸少當贏』,盡量追分,始終打議題方面才是強項。」

油尖旺是梁美芬的「地頭」,幾乎清一色赤化,選贏又能做什麼?阿光說高鐵是一個原因:「油尖區是赤化得相當嚴重,我們有核心成員正正住在受高鐵影響的地段,當時高鐵影響當區居民很嚴重,政府聲稱有環評報告等等都是低調進行,使居民有被出賣的感覺,我們認為這是為香港人發聲的機會。」赤化區在泛民眼中是絕地,在他們眼中,卻是生天:「既然泛民覺得重新劃界會沒有勝算,我們正可以嘗試。我們亦想展示年輕人的敢作敢為的態度,不像其他政黨把口就話要打保皇黨,做就另一套。」

巴治奧又為這套論述作了一個總結:「我們不是為贏而贏,而是要為香港貢獻,值得做嘅,就要做。」

 

落力地區工作,追近建制差異

現在只剩九個月時間,青年新政的候選人會做什麼去縮窄與保皇黨的差距呢?

阿光承認有困難「因為居民是會因地區工作而投保皇,但亦因政治立場而在立法會選舉中投泛民。」就像球賽已到90分鐘,對方領先三比零,阿光說:「地區工作我們沒可能有九個月時間內追上其他政治團體,我們希望給選民知道區議會能做到的工作比地區工作更加多,不是只有舉辦旅行團之類的「蛇齋餅稯」。」

「不過某些議員其實好懶,只是大時大節才出現,但我們卻會經常做嘢,未必冇得打。」阿Rex續說。

 

相關專訪

【青年新政專訪 3之1】- 誕生之謎
【青年新政專訪 3之2】- 場仗要點打?
【青年新政專訪 3之3】- 什麼是本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