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退聯成功,《蘋果》養士李德成仍然忿忿不平,直指學聯之死,是死在同袍冷箭。

不知悔改如此,李君這種DIE HARD FANS又把學聯往墳墓再推一步。

李德成說,退聯一事是「在民主制度下,以民主的方式決定放棄爭取民主」,退出學聯就等於放棄爭取民主?難道學聯是爭取民主的獨家代理,大家必須透過學聯才能攪民運?若然如此,泛民政黨大可通通「摺埋」,因為民主運動原來沒他們的事兒。他又進一步向支持退聯的學生撥污水,暗示他們是不想步被捕學生的後塵。這種抹黑技倆其實跟陳倩瑩「垃撚圾」的潑婦罵街差不多,只是李先生不帶髒字而已。

李德成覺得要學聯為雨傘革命失敗負責無可厚非,但「把學聯搞散了,之後又如何?」。如果李先生說的是退聯後學聯應該怎樣,那是學聯中人自己考慮的事;如果是說退聯後港大應該怎樣,那也是港大學生自己決定的事,根本無需庸人如你我,去為這群有主見的學生操心。

李德成說學聯攪散了就沒有相約的學生力量取代,這是混淆視聽,退了聯,只代表港大學生會不用再被學聯老鬼綑綁行動,但若果目標一致,當然可以再合作,正如雨傘革命中大部份群眾都與學聯毫無關係,但仍然可以團結(反倒是學聯的假升級把這些信任他們的群眾推去送死)。況且將來港大學生會仍可重新公投再加入學聯,學生力量從來沒有消失,它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

李德成又將學聯跟袁崇煥相提並論,指退聯者猶如生吞其肉的北京百姓。袁崇煥擅誅毛文龍,解除後金之大敵,於是觸發己已之變,女真兵臨北京城下,改變後金和明朝本來的均勢;學聯屢次錯失升級時機,廣場公投出爾反爾,周永康更借假升級來「反證」衝擊無用,李君將袁、學相比,可謂妙絕。袁崇煥軍事上犯錯,難道不該伏罪易帥?學聯糟蹋雨革,難道學生還要愚忠跟這個組織走到底?

退聯分子根本無需給予港大學生什麼交代,因為退聯是學生公投的結果,每一個港大學生都要為此負責,何以特別要退聯者負責任?這是李君心中根深蒂固的「搵領袖」情結罷了。空喊口號是沒用的,所以港大學生決定離開空喊了七十多日「可恥」的學聯,至於退聯者之後會否同樣只懂喊口號,我們只能觀望了。

學聯死在同袍冷箭?錯了,李先生,學聯由始至終都是死在自己手上,與人無尤,繼續為學聯的失敗開脫,尋找假想敵,無助於學聯的自省革新,最後只會「愛你變成害你」,令學聯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