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理工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理工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Facebook專頁

理工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立場聲明書

於去年九月底,學聯發起大專生罷課,因而間接引發了雨傘革命。雨傘革命爆發,學聯功不可沒,學聯亦因此聲名大噪,化身民主運動領袖,帶領港人抗爭。可惜,學聯在雨傘革命中連番失誤:錯判形勢、反應緩慢等等,罄竹難書。例如採取「上京抗議」等不切實際的抗爭手段,錯過升級行動以迫使政府讓步的時機。在十一月底,學聯更在毫無計劃下號召「包圍政總」,把莘莘學子、市民志士推上前線,最後導致大量學生和市民被打傷和拘捕,事後被揭發包圍實質為象徵性行動,市民和學生毫不知情地被犧牲。香港邁向民主的一線生機,就因學聯的一連串錯誤,白白葬送。

學聯於雨傘革命的種種錯誤,正正反映出學聯體制、路線及作風上之流弊。下列為五大問題:

一、學聯實為政治組織
學聯號稱為各大院校之溝通平台,但實際上已發展成為一有預設立場的政治組織,如以「建設民主中國」為綱,又成立中國民主基金,以中國利益為先。更甚者,學聯是支聯會創會成員,無疑是間接綑綁理大學生對支聯會的取態。所謂「建設民主中國」之綱領,須在周年大會會眾無反對下才能被修改或刪除,但在老鬼政治、小圈子作風及大中華主義根深蒂固窘境下,修改綱領乃至改革都是障礙重重,舉步維艱。

二、小圈子選舉
學聯選舉制度實為小圈子選舉,本質與特首選舉無異。學聯秘書處往往由「老鬼」擔任的代表會成員提名,再由各校常委選出。此選舉方式有欠民主成份,持有異見者難以進入權力核心。另外,秘書處只須向常委問責,無憲制責任回應大專同學訴求。

三、違章違憲
雖說常委進行決策,秘書處負責執行,但事實上兩者職權重疊,二權合一。違章違憲,知行不一,如斯濫權瀆職,一眾基本會員卻無法監察和問責,無法自我完善和修正。

四、財政不透明
理大學生會每年繳交約十萬元予學聯,但學聯帳目十二年來並沒有公開款項,如何運用,理大同學無法知悉。理大學生會會員的權益受到直接損害。

五、建制內改革不可能
鑑古知今,學聯過往對改革的訴求,均以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了事。八年前,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要求學聯公開財政狀況,然而時光飛逝,學聯遺憾地至今仍未回應其訴求。最近,學聯常委羅冠聰亦坦言,學聯實行普選近乎不可能,口吻與特區政府大同小異。

基於學聯體制上與作風上的流弊,理大學生實在不能繼續被這個不民主、不透明、不按章的政治組織代表。在建制內改革困難重重,但維護理大學生權益,不容耽誤。故此,理大學生會必須退出學聯,以確保理大學生權益及院校自主,避免理大學生意志被騎劫。

理大學生會是理大學生全民選出,實屬最佳代表理大學生之組織,非學聯政治組織可比。作為理大學生,在香港已處危急存亡之秋,應當義不容辭,為生民立命,克盡己任。而理大學生會退聯以後,定能自主地在社會上獨樹一幟,更盡善盡美地貢獻香港,為社會所青睞。

故我們關注組欲發起公投,將理大去向交予同學們付諸表決

理工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召集人
陳浩天 工程學院四年級
陳家輝 工程學院二年級
陳志忠 人文學院三年級
張俊傑 工程學院研究生
林日欣 應用科學及紡織學院三年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