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三約咗友人打算去旺角掃街當飯食,點知一出地鐡站就見到成班市民圍住班食環叫佢地「走喇過主呀」,我問友人:「咁仲食唔食呀?分分鐘排排下隊走鬼喎。」友人話:「照排喇,走鬼先算,唔知佢地要攪幾耐。」。當時情境就係一面有班市民「小」班食環同差佬,甚至有人發生推撞,一面就有人排隊掃街,我咁大個人都係第一次一面大龍鳳一路吉魚蛋。

就喺我排緊檔炸「白魚蛋」(堅有魚味嘅魚蛋)果陣有幾個食環走埋去話要拉人, 食環話:「俾機會你走你又唔走」 (真係唔該晒) ,魚蛋阿伯好嬲咁話:「係咪擺幾日檔都唔得呀?」。其實果陣真係有啲驚架,果阿伯發火推跌鍋油就大鑊,因為朗豪夜市嗰個位唔似桂林夜市咁闊落,所以當時好迫人,如果真係推跌滾油就真係有人會瀨野(包括我)。

但係香港人唔知點解吉魚蛋果陣真係無畏無懼,排隊嘅人竟然無人被嚇親,一個都無跳船,而我就係咁嘅環境之下掃咗幾樣小食。不過朗豪夜市真係好窄好迫人,我地要搵人地鋪頭門口做安全區開餐,係安全區度聽到有啲食客同途人嘅反應是咁的:

食客A:「新年大家街邊食下野咪幾開心囉。」
食客B:「我係旺角幫襯咗幾年係都無咁亂,係佢地嚟(食環+差佬)先亂晒。」
途人A:「做咩食環咁都唔拉人?」 
途人B企喺度係咁鬧:「檔臭豆腐咁臭架」(我心諗: 臭你又企係度)

當時目測市民意見,當中有人支持小販,有人反對,而支持嘅居多。不過又老實講,無規管之下對衛生環境同安全真係會做成一定影響,但係要政府做野去規管小販又可以保留地道風味特色似乎又幾難叫得郁佢,記得幾年前重開「大笪地」政府就外判咗間PR公司攪,因為外判咗班官就唔洗負責,唔驚有鑊揹,結果果個「大笪地」攪到不知所謂,租貴不特只仲唔可以明火煮食,結果就變成一個爛到爆嘅跳蚤市場,完全無風味特色可言。依啲就係為保官位嘅官僚文化所至,記得小弟前文 【點解要趕絕小販有讀者留言講及佢嘅經驗:「我去信给食環,問點先可以出個快餐車嘅牌照,佢嘅答案就係要有70呎嘅固定空間!咁我問佢有咩辨法,佢話有咁既先例,再答都係要有70呎固定空間,我只係想合法地去經營,但係政府冇進步,成日都用返舊D套思想,難搞!」

香港官僚文化嘅遊戲規則就係咁,做一樣以前無人做過嘅野就係一個大風險,好易會俾人插到扒喺度,所以叫政府官員有創意只係一個笑話,叫政府官員冒風險去處理市民訴求一樣係笑話,佢地只係會按本子辦事。

話說回來,我地喺安全區食咗陣野就有警車車咗班「慈母」嚟,有啲慈母仲揸埋盾牌,結果當時好多小販被迫離開,只係淨返三幾檔喺側邊,捉小販要出到咁嘅陣容真係未見過喎,而當時就有大班市民同慈母對峙,有人問「黑警死全家未?」,有人話「我要加料,我要胡椒」,「做咩喺度拉小販唔去拉水貨客?」,佢地嘅出現更加係激起民憤,因為佢地嘅到臨係再一次黎打壓民意,依家政府唔去處理市民訴求,只係識一味打壓,對住依班政治工具唔嬲就假。

後來我因為有事要先走就無繼續逗留,之後知道因為市民同本土民主前線等人嘅堅持而令夜市可以繼續進行,今次真係要讚「本前」幾日黎做咗咁多野,又幫手開檔又執垃圾仲要抗衡食環同差佬,真係辛苦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