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圖片來源: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先利申,103當日夢見「自己在場,親眼目睹狗黑合作,見證藍絲暴行,有份出手制止」

亦請原諒我唔想俾狗煩,因此下面會好鬼煩咁戴頭盔,好抱歉。

我以一個溫和本土派嘅角度出發,我係好認同有仇報仇,係應該圍佢嘅。我亦絕冇抱住咩感化佢,可能佢會企埋我地呢邊嘅天真諗法,只係我覺得,本土派雖然攻擊力同行動力都高,但實在欠缺一點包裝。

我係由雨傘革命前係夢見自己係天真左膠,到催淚彈果日開始變支持勇武,到103幫手擋,同金鐘越走越遠,到後期重返金鐘,重新了解到底金鐘同旺角點解會分得咁開。呢個過程,令我可以由唔同角度去了解不同立場嘅人嘅睇法。

我用以下呢個例子分析,其實到底問題出左係邊。

如果有一場災難,你有一個神奇按鈕,如果你唔按,佢地就會全部死。一按落去,災難會即時集中係一半嘅人身上,果一半人會立即慘死。

咁講的話,金鐘普遍人係唔會按的,因為佢地覺得自己係郁手殺咗一半人。

但如果你話,按咗呢個制,會有一半人立即冇事,可以救返一半人。咁佢地好大機會就會去。

點解?因為和平與愛,因為和理非非已經係紮根係佢地心入面o既思想,當然,佢地只係要出師有名果陣,個名係和理非非,實際上係可以唔需要的。

例如係你話驅趕水貨客,佢地梗係唔參與,但如果你大篇幅宣傳水貨客點影響民生,用大量煽情文宣攻勢,跟住你話保衛香港市民,捍衛本地人基本生活權利。我相信走出黎嘅人會更多。

你話班人企係度係廢企,根本唔會擋,其實又唔係。你叫佢地打死堆狗,佢地確實唔敢,但如果你傳雜物俾佢地,同佢地講扔出去救人,其實有唔少人會做的。心理防線要一步步瓦解。一旦你扔得出第一下,第二三下個心理關口就細好多,你見到隔離大把人扔,都好似冇乜事,放低心理包袱嘅機會都相對較高。

職業左膠無藥可救,但平民左膠其實有可能轉型做勇武的。

關鍵係,本土派應該更加著重光環式文宣,師膠之長技以制膠,以左膠和理非之名,行勇武之實。暫時放低心中不爽,唔好人地一和理非就叫港豬,不妨試下以膠制膠,例如有人話個藍絲小販都慘,可以話佢係慘,但如果係幫惡勢力打完人,係唔需要負任何責任,咁對受害者又公平咩? 而家唔係因為佢賣魚蛋而攻擊佢,而係要佢知道,要其他藍絲知道,做錯事始終要負責,咁先可以減少無辜受害者嘅數目。

係,係冇癮,冇氣勢,唔型,仲唔爽。但成大事,民眾嘅力量好重要,勇武可以繼續,但只靠勇武,溫和派拖後腳,有排都未可以成功。若果用大量文宣,用光環式嘅方法,用和理非之名召集更多人做勇武嘅事,我相信可以加速革命嘅成功。

所以,請本土派插其他泛民同溫和派果陣,留返兩分薄面,注意一下形像。你想收佢地檔,定係純出氣?搶埋佢地和理非票源過黎,先係真正改革成功嘅方法。

呢度特別想提長毛。其實我好多次前線見到長毛,我睇佢其實唔似係左膠,似係真心膠,佢老啦,一個雨傘革命可以令冇咩政治根基嘅年輕人快速轉型,但佢個政治思想跟足佢幾十年,唔係話三個月就改得到。變嘅唔係長毛,變嘅其實係進化得太快嘅香港人。

利申 : 以上狗隻所指絕非制服隊伍,此話並非反話,所指之地名及一切人事均與現實無關,純為學術探討與文藝創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切勿對號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