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本土民主前線

圖片來源:本土民主前線

據報因為民建聯投訴,今年食環署職員過年前在深水埗桂林街「駐兵」,不准熟食小販如往年一樣,在年初一至四的凌晨開業。「本土民主前線」這個「本土派」組織,聯絡一眾小販「轉戰旺角」,成功連續三個晚上,和不少市民「兇走」食環署職員,協助大約20至30檔小販,在旺角順利開業經營。

香港人喜歡到台灣旅遊,其中一個特色,是台灣各大小城市都有大大小小的特色夜市,以台式小食最為閒名。在一個固定的範圍,小販擺檔,在路邊放些小桌小凳。市民光顧這些夜市熟食,香港人稱為「掃街」。單單在台北和新北市,就有超過四十個常設經營的夜市。香港曾經也有過這種很有地方特色的夜市。上世紀的大笪地,在港澳碼頭附近,六、七十年代曾經盛極一時,之後隨着香港「經濟起飛」逐漸式微而在九十年代初結業。2003年沙士肆虐香港之後,香港政府嘗試重辦「新上環大笪地」,然而新大笪地不准經營熟食,失去了傳統大笪地的風味,不夠一年時間便慘淡收場。

香港「地產霸權」橫行,相信香港人十個有九個都會同意。香港政府的小販政策,是在「一般情況下」不再發出新的小販牌照,讓小販這個行業自然流失。小販是基層市民從商的「最低門檻」,不用交昂貴的租金,只需要一個木造手推車,便可以開檔做生意。政府打壓流動小販,就是要保護已經交租的商戶的利益。政府全面打壓熟食小販,更加出師有名,因為市民對街邊熟食可以說是又愛又恨,港共政權可以順水推舟,不用考慮研究新政策「平衝各方利益」,只需要多請幾個職員,穿上食環署制服「嚴打」,就可以安枕無憂。

宣揚本土理念其中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支持某一些本土議題的人,你以為大家是「同路人」,誰不知他們一個「屈尾十」會「調轉槍頭」堅決反對另一些本土議題。譬如一些全力支持「反水貨客運動」打擊走私犯的網民,對於幫助熟食小販重開夜市,會罵聲四起。論點大概是住在深水埗旺角一帶的劏房一族,農曆新年難得有假期,卻仍然要受到夜市的噪音滋擾;小販大多數是中國對港的低下層殖民,不是「本土市民」,以他們的公民意識,不相信他們可以自我管理食物和社區的衞生問題,以及熟食檔在人流多的地方開檔的安全問題。在人多的地方燒着熱辣辣的滾油,再有食環處職員驅逐走鬼,事實上十分危險。而且當這些夜市興旺起來,小販有利可圖,黑社會便會插手收保護費。所以沒有小販牌照沒有政府管理,反對的聲音覺得這些夜市遲早會出事。而且保護熟食小販農曆新年經營夜市行動,是保護無牌小販繼續經營,是犯法的行動;和「反水貨客運動」不同,因為打擊走私犯是緣於港共政權、公共交通公司不願意執法,市民自發出來「替天行動」,是幫助政府執法,不是犯法。

這就是筆者【「大中華派」與「本土派」的政治傾向問卷調查】一文指出,「本土派」的支持者,亦即是以香港利益甚至是自身利益為第一出發點的一眾香港人,可以在政治立場十分不同的普羅大眾。仍然傾向相信事事需要有一個公權力管理個人行為的「本土派」支持者,便會對熟食小販通街四處擺賣,混身不自在,覺得取締無牌食物檔,是港共政權合理執法。與佔領運動的不同之處,比較有理論基礎的會大聲疾呼,佔領運動的公民抗命是針對不合理的選舉制度,而這個制度影響所有香港人,所以以犯法手段去企圖作出突破,「合情合理」;但是保護無牌小販經營,只是以本土之名凌駕香港法律之上,是一小撮人以「暴民政治」手段,強迫所有市民接受他們想要發生的事情。另外一些在經濟立場比較右傾的「本土派」支持者,對於「左派」喜歡扶助「弱勢社群」一向嗤之以鼻,「佢哋都無牌無交租,你哋做乜要撐佢哋?」聽到有人維護小販利益,他們的第一個反應仍然是覺得流動小販損害了交了「入會費」的商戶的利益,忘記了他們其實也對香港租金瘋狂飆升咬牙切齒,對「地產霸權」恨之入骨。

今次「本土民主前線」打着本土派旗號,既幫助社會低下階層的無牌熟食小販,再在攞賣場地幫手掃地清潔等等的工作,馬上被一些網民冠以「左膠」之名。然而,年初三晚警方一度派出50名配備防暴盾的警員與群眾對峙,實在並不是警方一向對付「左膠」組織的行動的「級數」。加上「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清一色的藍色外套,明顯就是要打破雨傘革命期間,主流媒體對「黃絲帶」和「藍絲帶」的二元思維宣傳。本土理念本來就包含左中右、上中下各方面的考慮,甩掉一些不符實情的套版印象,對宣揚本土理念會更加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