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熱血時報》

圖片來源:《熱血時報》

新年伊始,抗爭派金牛偶像長毛卻似乎流年不利,在年宵市場被本土派質問,一班「毛都未出齊」的小伙子讓老前輩大發脾氣,場面實在難看。

長毛被人罵當然不是新鮮事,但以前是被共匪罵,罵他搞搞震、掉蕉、激進、反中亂港,這些批評在我們耳中卻是最悅耳的讚美,因為當時的香港就是需要激進聲音,選民投票給他,就是要他衝破多年來沉悶的桎梏,顛覆泛民投了反對票當盡責的傳統,打開政治新格局。而他自2004年進入立法會後,確實滿足了那些選民的期望,有份創立社民連、議會抗爭、拉布,倡議五區公投,這些功勞不能抹殺。

所以那時候抗爭者都稱呼他一聲「毛哥」,那是無上的讚美,心高氣傲的社運青年在他面前都像一個個乖學生聽候指教,人們就算不喜歡黃毓民,不滿意陳偉業,卻很少人對香港的哲古華拉有意見。

但現在的長毛仍被罵,罵的人卻更多是以前的支持者,罵他大中華、罵他包容蝗蟲、罵他支持大台、罵他扮抗爭……長毛變了嗎?怎麼英雄變狗熊?

答案是長毛沒有變,變的是那群乖學生,長毛像小學教師,在教抗爭ABC,學生們受教了、升班了、畢業了,長毛老師卻還在唸著那本ABC教科書,他以為那些人還是小學生。

所以學生失望了,甚至質疑了,覺得老師「冇料到」。

但如果長毛放下面子,放下那個「毛哥」的光環,他應該感到高興,2004年的他在香港人眼中是太激進,2014年的他卻變得太保守,如果十年前大家在敬拜長毛,十年後仍在敬拜長毛,這才是悲哀,代表香港人沒進步過。

所以毛哥,不要傷心,當日你咒司徒華癌症上腦,今日被咒落地獄,也只是重演長江後浪推前浪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