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已經有很多年都沒心情看花車了,因為旅發局用我地嘅血汗錢攪埋呢尐嘢都唔係為了『本地人』;早年試過幾次中場去到,雖然觀眾已經少了一半,但由人民養殖的『公安』為了趕收工清場易做,有空位都唔肯俾人入場,浪費公帑,結果嘗試過走上訊號山,食風但只睇到鳥瞰圖,仲講甚麼節日氣氛、人情味?

昨晚,因在佐敦晚飯後,得悉巡遊路線就近,於是便決定前往一看啦。可惜,短短幾個鐘頭,卻遇上了數件不堪的事,都係證明真正是香港人自己越來越仆街!

事件 (一)  公安、城管之禍 

行到廣東道與海防道交界,該處是花車 90度右轉地點,很多人 (過半大陸) 聚集已不能前進,駐足觀看時,後面海港城有間店舖叫 FENDI 的門前有一級長石級,上面站了很多人,中間有兩個公安和一個黑衣人,期間肥黑衣和肥的一柴公安不斷大聲吹水,瘦的冇柴公安則拿住個大聲公站立目無表情,兩個公安似是當值又似是觀光。 本來都話之佢地,但問題係個肥一柴公安好興奮,不斷大力『撃掌』超大聲提示市民前進不要停留,又叫尐大人唔好將小朋友騎膊馬 (此乃常見節日親子動作;不如叫人小心財物好過啦!),如臨大敵般,但其實佢把聲仲衰過用大聲公 (揸住,又唔知點解唔用?),好煩下、影響觀賞心情但尐人都唔係好理會啦,後來個黑衣見佢『聲沙』力竭,就說不如唔使再唉,於是兩個公安也都走了。

公安走左之後,石級上多出了幾個人的空位,於是我就企上去。個黑衣即刻話唔企得喺度,但當時兩邊還有共十幾個外國人和疑似大陸人企喺度,於是便問佢『你係邊個?點解有其他人企喺度又得?』好正常的問題啦,但佢就答話係『亞sir』講的『呢度唔企得!』吓,再問『你究竟係乜嘢人?』,佢就話佢係『保安』。喂,著件黑衫就話自己係保安?咁咪叫佢攞證明,但佢又冇出示證件,反而指責本人喺尐內地人面前影衰曬香港人,更不斷說『人地』幾有禮貌 (當時冇其他人敢出聲)。於是我同佢造年,大罵牠係仆街、狗奴才、冚家鏟,哈哈牠可能因要保持『禮貌』故唔敢駁嘴,不過仍然口角中。

有兩個好後生的公安剛經過見狀問咩事?黑衣知衰,喺袋度速速攞舊揸埋一大住就話係佢證件、但其實乜都睇唔到 (唔敢比人見),又問我有冇身份證呀?公安冇理佢,話新年流流大家少句,比下面啦。 嗱,咁樣嘅『服務態度』還算OK的!講道理囉,你而家先肯表明身份話係店舖『保安』,唔想有人企喺大門前嘅『私家地方』,咁又使乜一開始就用『亞sir』嚟撻人呀?況且依家一聽到『亞sir』都火啦,佢地其實叫『公安』,而你地只係迂腐公安嘅『城管』咋!

「城管公安」

「城管公安」

只需從那石級上企下一級便到行人路,而家公安同個黑衣 (乞兒)『城管』已經無聲出了。但個『乞兒城管』玩嘢即刻『邀請』番兩個公安可以企上石級度,公安說他們是有嘢要做的,邊得閒可以企喺度 (欣賞花車) 呀,於是走了。我再鬧那『乞兒城管』原來之前是想幫公安霸位啫係咪?因為『乞兒城管』態度賤,仲喺度繼續奚落話冇禮貌等等,所以我第二第三次罵牠仆街,再攞埋架相機出來影佢 ,佢就用手機影番我。接下來,個『乞兒城管』真係好唔得閒,因有好多人一樣走上石級,佢不斷要叫人落番嚟 ,於是我專登企埋一邊,一路睇花車一路監視及影住牠有冇叫人唔好再企上石級。

 

同尐女店員吹水

同女店員吹水

過左一陣,因為睇花車企遠了,佢唔知是否以為完結了,竟然又『主動』扮好人但只『邀請』一些外國人和大陸人走上石級 ,還有說有笑,屌!後來它更『失職』,走入店內同尐女店員吹水,唔理出面有好多人企上石級

呢件事,令人聯想起早一兩年前一樣喺廣東道有間唔知叫乜『名店』的『保安』唔俾人影相,一樣咁犯賤,狗隻只對金主搖拜! 最後都係要靠『本土公民意識』的提高才得以『解決』,現在竟然又故態復萌?或者,現實根本是從來沒有改變過?

調戲緊個亞伯

調戲緊個亞伯?

事件 (二)  公民抗命 

因為唔想再見到班港狗港賊,於是行過對面海防道,地點仲近馬路故此仲好睇。依家對公安是很觸覺敏銳,只抬頭一看,就見對面馬路九龍公園圍牆上有一個公安和一炸 (大陸) 人痞喺度。咦個公安係咪喺度調戲緊個亞伯?但個亞伯卻無動於衷喎!

可能『慈母』好擔心亞伯會跌落街,咁又有排要寫報告,所以『勸諭』亞伯離開,可惜亞伯認真唔比面佢,公安原本以為亞伯好恰尐,最後係『拉鋸』但唔可以『拉人』,冇曬面、冇曬癮,見佢都有點頹!幾分鐘後,個公安轉去叫其他人唔好『坐』喺度,於是有尐聽話的大陸人走了,有尐就只係起身『企』喺度 (其實企仲危險);無符之下個公安要親自爬坡過去,尐人先肯走幾個,不過亞伯同其他人由始至終郁都冇郁到!小事化大、『擾民』的管理方式,根本完全徹底失效!

事件 (三)  公民、公安 

睇完不知所謂的花車 (花車無新意;巡遊隊伍還好些) 後,好多人經海防道出彌敦道搭『地鐵』,個班無能公安冇應變能力,封曬整條路話要比救護車用 ,令行人行得好慢。算啦,大家都行緊了,但有個女公安突然還機械式地大叫行快尐、唔好停留…好火,大聲回應牠『依家所有人都行緊喎,究竟邊個停低呀?』 之後,又有行人回應『喂,小心公安專打人後腦呀!』隨後,有班掛名牌的『工作人員』又可在馬路上施施然離開 ,真不公道!

事件 (四)  公民、城管 

行到某處大廈,突然有個女城管大叫『停下來』,嘩嚇親!乜事?原來要行人道上的行人停下來讓車先駛出停車場,但其實架車仲喺入面,要等一陣它才駛出來。事後,我大聲教訓牠,應該係先叫停架車唔好亂咁衝出行人路,俾行人先行至啱呀!有車大曬咩,佢唔敢出聲。

事件 (五)  甚麼是公民? 

又行到某處馬路,見一部的士引擎開著,但唔見有司機,覺得有點問題。正待研究之際,旁邊冷巷口有條友企定喺度痾緊篤大狗尿,成牆都係!大罵一聲『哥哥你好嘢呀,依家十足十大陸呀!』個賤的士司機跟住很快開車走了!

以 上 就 是 今 時 今 日 的 香 港 了 !

今晚(年初二)又有『煙火』惑眾, 我就一定連電視都費事睇!

寫於乙未年正月初二日 (2015-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