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英格蘭足總杯第五輪賽事

日期: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英國時間)
賽果:普雷斯頓 1:3 曼聯
入球:(普)拉亞特 48′ (曼)靴里拉 65′ (曼)費蘭尼 72′ (曼)朗尼 87′

[hr]

看似一場合理不過的賽果,筆者卻有不少話想說。

雖然這場比賽強弱懸殊,但對兩支球隊來說都極為有意義。同為英國老牌球隊,曼聯和普雷斯頓的關係極為親密。多年來,普雷斯頓都是曼聯的衛星球隊,很多曼聯球員年輕時(例如碧咸)都曾經外借到普雷斯頓作鍛鍊。雖然近年來普雷斯頓於英甲打滾,越來越少曼聯球員外借到普雷斯頓吸收經驗,卻無損兩隊的友誼。

作為曼聯球迷,這場比賽最令人驚喜的地方,莫過於今場乃曼聯今季第一場反勝的比賽,這很大程度與曼聯下半場的調動有關。跟看與第一場對劍橋聯的比賽差不多,今場曼聯上半場控制比賽節奏,但卻缺乏埋門機會:前線的法卡奧跟今季鮮有擔任箭頭的朗尼雖然多次回後拿球,卻仍然沒有辦法撕開對方的防線,還有雖然費蘭尼擔任進攻中場,但不知為什麼總是差點東西,進攻不行,終導致下半場初段對方一次快速反擊而失球。幸好,雲高爾即使作出了一個絕頂的調動——以楊格入替表現不佳的法卡奧,把費蘭尼推到前線,以靴里拉為進攻中場,終為曼聯帶來反撲的機會。換入楊格,無錯,的確大大增加了曼聯的長傳質素,但這個調動其畫龍點睛的地方,卻是把費蘭尼放到前線,增強了曼聯接應長傳的能力,而今場曼聯的第二個入球就是這樣來的。雲高爾賽後亦所言,費蘭尼的確是曼聯的一路奇兵,果然「最強之人已在陣中」。正如筆者多次強調,若曼聯想以長傳作為主要的進攻手段,必須以費蘭尼擔任正選。

另外,今場的兩個爭議球也是整場比賽的看點。曼聯的第一個入球,靴里拉的遠射,朗尼在越位的位置有意無意地縮了一下導致入球。筆者不太懂球例,但比賽看得多,大概知道何為越位(至少比那些經常問什麼是越位的港女好)。據筆者了解,越位為某球員在己方球員傳球時站於對方球隊最後一個球員之後(門將除外)。球員不需接應傳球,只要有意圖參與比賽,球證就有權判其越位。這球的爭議,在於朗尼那一「縮」有否「參與」比賽。慢鏡顯示,朗尼明顯有意圖避開靴里拉的射門,而他的站位亦有阻擋門將視線之嫌,換句話說,即為越位。但或許球證的站位角度看不到朗尼的動作,所以判此入球有效。即便如此,賽果已定,不能改變,筆者亦只能在此對身為一隊之長的朗尼的不君子行為表示失望。

至於那個十二碼,又是朗尼做主角,有部分人認為門將出迎,他成功過了門將,但事後卻跌倒,實有「插水」之嫌,但這次筆者番看慢鏡後卻覺得錯不在他。朗尼一對一面對對方門將,而門將出迎時並沒有觸到球,反而把朗尼推跌,或許朗尼的動作比較大(現今大多職業足球員的弊病,以博取罰球機會),但這球的的確確是是犯規,判十二碼非常合理。

經過大半季的比賽,很明顯雲高爾仍然在尋找一套適合曼聯的陣容還有一班可以成為正選的球員,就他賽後的言論看來,他已找到曼聯需要增強實力的地方。當筆者正在寫這篇球評時,得知曼聯八強將會面對老對手阿仙奴,在此希望曼聯能加油,趁著對手需要三線作戰的時候能贏下漂亮一仗。

後記:不經不覺,足球獌談終於來到第十篇了,可算是一個小小的里程碑。短短的兩個月,感謝讀者支持,雖然知道閱覽的人數不多,但筆者仍然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