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情人節,是我人生裡第一次和情人一起過的情人節。

以往的情人節,我的ex要麼是工作忙飛了到外地,要麼是要陪家人,而我總是裝作一臉不在乎的隨他們高興 — 畢竟你都做了選擇,我又能拿你怎麼樣?

上一年,我和M先生在小南國過,那時候,我們還沒有在一起,今年,終於都名正言順地一起過了。

這一天的早上,M先生就湊到我床邊,吻著我的後頸,溫柔地把我喚醒。

‘What are you doing…’ 那怕是他很溫柔,但是我還是很不爽被人弄醒。

‘Good Morning, my dear…’ M先生還是很溫柔地跟我說了句早安,躺在我身邊把我抱著,又再繼續地吻我。

‘ Aw… Good morning…….’ 我望一望時鐘,算了,也九時了,免你死罪吧。

然後我們有句沒句地在聊天,他每隔談兩句,就吻我的臉龐一下,又或是把臉在我的手臂上磨蹭,像只小貓一樣。

‘ Ok, let me set a rule of today.’ 半小時後,我跟M先生說。

‘Ok… what’s that rule?’ M先生有點不解地問。

‘ NO SEX before the dinner.’ 我沒好氣地說。

‘WHY?!’ M先生很不服氣。

‘ Coz I want you to be in Valentine’s Day mood. And, I know you too well, damn well, the only reason that you are not sitting on the sofa and watching TV is just because you are horny… that’s why you are so cuddly this morning.’ 我翻了個白眼,繼續沒好氣地說,平時他星期六才不會這麼的乖來叫醒我,一定是自己跑到廳裡看電視的,這傢伙才不會這麼輕易轉死性。

‘ I’m not horny, I am just.. just…’ M先生試圖解釋。

‘ And what’s this?’ 我很熟練地從背後一抓,那傢伙巨型的東西早已漲得把整條boxer都撐成個金字塔了… 還跟我說他不是在想那回事?!

一個翻身,我把他壓在床上,把他的大傢伙拿了出來,用口給他服務了幾分鐘,最近和他練習得多,早已練出進化版的「真空吸引」,其實秘訣是在於要運用舌頭,在吞下的時候,讓舌頭圍繞著他的冠狀帶打圈,配合著真空的環境,那個男人受得了?

正當他閉上眼睛發出舒服的呻吟聲時,我倏地再一個翻身跳離床邊。

‘ I’m going to have a shower, btw, happy valentine’s day!’ 我頭也不回,走到浴室風騷地說。

‘ You mean bastard!!!’ 睡房裡傳來M先生被惡作劇後不滿的咒罵。

‘ You better stay clam, or you can’t get hard when you are overly excited tonight~~~~’ 我更風騷地說。

‘ I hate you…’ M先生聽起來很可憐,像是很欲求不滿似的。

沒辦法吧,畢竟我今天想要一個浪漫的M先生,所以,就犧牲他一會兒吧。

梳洗過後,M先生和我就駕車到了西貢。

首先去了一家很不錯的咖啡店點了個午餐,那裡的煙肉腸很出色,可惜份量不大,我們兩個人點了三個餐才夠飽,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熱巧克力很好喝,店員給我用奶拉了只小白免花,又給M先生拉了只小熊,很是可愛,而且論味道比起starsucks的沒那麼死甜,是只是略遜我地澳地利喝過的巧克力而已。

然後,我們到了海邊買了六隻新鮮大扇貝,盛惠一百二十元,那裡的姐姐人很好,主動送了一隻小的給我們呢!

買了海鮮後,我們又到西貢的fusion買其他的材料做晚餐,嘿… 西貢的Fusion簡直是外國人的天堂,裡面有很多香港根本找不到的食材外,亦有很多減價的牛排,我們最後買了兩塊心型安格斯牛排,也只是一百八十多元,算是很便宜了。

回到家裡,我們連忙把東西放到雪櫃後,又在沙發上躺了一會,到了傍晚時,我們才開始準備晚餐。

M先生是那種很沒耐性的人,沒耐性的程度叫人咋舌,所以他從小到大能煮的只有方便麵。

這次情人節,他決定要負責前戲,不,是前菜:鮮帶子伴京蔥。

不消說,我看了食譜的圖片就知道他弄不來 — 這分明是一道功夫菜啊!首先,鮮帶子要挑腸劏肚洗淨再弄乾身才可以落鍋兩面煎香,另外京蔥更是講究,它不能像平時切京蔥那樣橫切,而是需要直切,一條條一絲絲,像是碧綠色的意大利粉一樣,你刀章不好,切出來就一條粗一條幼,口感不佳。

一開始時,我只是站在廚房的一角,看著M先生忙碌,畢竟不到黃河心不息,他主動來求助,你才可以狠狠地踐踏他的自尊,他才會真心聽你指揮。

他把我們從西貢買回來的扇具拿出來時,就完全石化了…

What the hell is this………… — 西人未見過完整的帶子,在他們的世界裡,帶子是一顆顆白色如玉的海鮮,沒有殼沒有膏也沒有腸。

然後,他向我投以一個楚楚可憐求助的眼神。

我輕佻地嘴角一揚,雙手交叉抱胸靠著牆望著他,拋下一個眼神,猶如一仔在床上極度意淫地問「你是不是很想要啊?要什麼?我聽不清楚。」

M先生扁了嘴,跑了過來吻了我額角一下。

‘ I will wash them and you prepare for the rest.’ 在廚房裡,我才是君臨天下的那個,當然,洗好了它們後,我又幫他切好了京蔥,省得屆時一條粗一條幼,吃著消化不良。

由於M先生堅拒讓我過多地參與整作的過程,我完成這些配備後,又回到我原來的監工位置,看著他把京蔥用熱水煮熟後,就放在洗手盤裡。

接著,他拿出平底鍋,澆了油就點火(其實應該是點了火才下油,算了。)但是,由於他太心急,把火開得太猛,所以食油提早到達煙點,換句話說就是焦了,我看不過眼,就連忙替他離火降溫,可他還是很堅持地把我趕走。

然後,在我未來得及阻止前,他把未印乾的帶子放進沸騰的油裡,親愛的讀者們,你有聽過Katy Perry 的那首Firework嗎?

Boom, boom, boom
Even brighter than the moon, moon, moon

我來不及阻止他的手,但是腳步卻是後發先至,在他投下深水炸彈的同一時間,我已經抄起了一個鍋蓋像美國隊長一樣擋了在他身前,叮叮噹噹的滾油彈在我的鍋蓋上,我和他基本上都沒有事— 除了那笨蛋縮不及回來的手指外。

由於他被灼傷了,於是他就立刻開著水喉去冷凍手指,隔了二十秒後,我忽然想起什麼,問他京蔥在那裡?!

世上萬物 向心公轉
沉沒湖底欣賞月圓 — 《旋渦》

沒錯,京蔥就是在洗手盤裡,隨著M先生猛開水喉的水流弄得團團轉,像是飄逸的緞帶,很是好看,但是,在食材方面可說是報銷了。

‘ It’s ruined… ‘ M先生憤怒道。
‘ Ya… may be I can give help?’ 還是由我來收拾殘局吧… 只要食材一天未被扔進垃圾桶,還是有救的。
‘ No.. Just go away!!! ‘ 他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向我咆哮,證明他還真是很煩躁。’ Ok, I clean the table outside.’ 說罷,我回頭就走。
‘ Hey!’ 走了沒兩步,我突然回頭叫了他一下。
在他一轉過來時,我朝著他轉身的反方向輕力地扇了他一記耳光。
‘ I love you, but do not talk to me like that, ok?’ 我再借力拉著他的衣領向我前傾,望著他雙眼溫柔但霸道地說,然後給他深深的一吻。

一張一馳,文武之道,我愛你歸愛你,你做錯了事我還是得處分的,不然以後他心情一不好,一煩躁了就向我咆哮怎麼辦?教男人要像教小狗一樣,不行的就是不行,他做錯了你就必須要讓他知道他做錯了,處分嘛,豐儉由人,總之不會傷害到他的尊嚴而又能讓他知道你愛他就可以了,你想想,如果我在他咆哮時為了自己的尊嚴和感受跟他硬抗罵回去,這頓飯真的不用吃了。

十五分鐘後,他捧著完成的菜色出來,然後跟我禮貌地道歉,當然,我也原諒他了,事實上,我愛他,沒什麼不能原諒的。

這道菜,京蔥很淡、帶子也煎得一塌糊塗,但是,起碼它們都是熟的,我告訴他這道菜很好吃,因為這道菜有了愛、寬恕和包容,還是充滿層次的味道。

接下來的凍湯、心型牛排和甜品,都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晚飯後,沙發上,累壞的M先生就躺在我的懷裡,沉沉睡去。

看著他這個樣子,看來今晚應該沒戲唱的了,虧我還特地穿上了一條性感的內褲給他做驚喜呢,哈,我的M先生,真是個傻瓜。